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覩著秋

paths的博客

 
 
 

日志

 
 

绘画六法 破句失读   

2010-01-25 09:02:50|  分类: 读《管锥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谢赫《古画品》。按论古绘画者,无不援据此篇首节之“画有六法”。然皆谬采虚声,例行故事,似乏真切知见,故不究文理,破句失读,积世相承,莫之或省。论古诗文评者,复一曲自好,未尝凿壁借明,乞邻求醯,几置“六法”于六合之外,眉睫邈隔山河,肝胆反成胡越。盖重视者昧其文,漠视者恝其旨,则谓谢赫此篇若存若亡,未为过尔。

“六法者何?一、气韵,生动是也;二、骨法,用笔是也;三、应物,象形是也;四、随类,赋彩是也;五、经营,位置是也;六、传移,模写是也。”按当作如此句读标点。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卷一漫引“谢赫云”:“一曰气韵生动,二曰骨法用笔,三曰应物象形,四曰随类赋彩,五曰经营位置,六曰传移模写”;遂复流传不改。名家专著,破句相循,游戏之作,若明周宪王《诚斋乐府·乔断鬼》中徐行讲“画有六法、三品、六要”,沿误更不待言。脱如彦远所读,每“法”胥以四字俪属而成一词,则“是也”岂须六见乎?只在“传移模写”下一之已足矣。文理不通,固无止境,当有人以为四字一词、未妨各系“是也”,然观谢赫词致,尚不至荒谬乃尔也。且一、三、四、五、六诸“法”尚可牵合四字,二之“骨法用笔”四字截搭,则如老米煮饭,捏不成团。盖“气韵”、“骨法”、“随类”、“传移”四者皆颇费解,“应物”、“经营”二者易解而苦浮泛,故一一以浅近切事之词释之。各系“是也”,犹曰:“‘气韵’即是生动,‘骨法’即是用笔,‘应物’即是象形”等耳。……翁方纲《复初斋文集》卷八《神韵论》如缺齿咬虱、钝锥钻木,且渠侬自命学人而精鉴书画,亦竟不能会通以溯源于谢赫。近贤著述,倘有表微补缺者欤?余寡陋未之睹也。

……赫取风鑑真人之语,推以目画中之人貌以至于物象,犹恐读者不解,从而说明曰“生动是也”。

……谢赫以“生动”诠“气韵”,尚未达意尽蕴,仅道“气”而未申“韵”也;司空图《诗品·精神》:“生气远出”,庶可移释,“气”者“生气”,“韵”者“远出”。赫草创为之先,图润色为之后,立说由粗而渐精也。

(二)

谢赫的“画有六法”常被评画者引用,然而都不过是沿袭旧说,人云亦云,没有深切知见,句读错误使得句子不合文理,多少年来也无人觉察而修正。诗文绘画本是相通,评诗文者也不曾相互贯通借用,好像世上就没有“六法”一样。两者本来近若眉睫肝胆,却似山河阻隔,如胡越遥不相及。大概是重视的人没有读懂谢赫,漠视者不在意他说的意思,这样以来,谢赫的这篇文章虽存犹亡。这么说并不过分。

谢赫的“六法”应该这样标点断句:“六法者何?一、气韵,生动是也;二、骨法,用笔是也;三、应物,象形是也;四、随类,赋彩是也;五、经营,位置是也;六、传移,模写是也。”原文无标点,经唐代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随意的引用:“一曰气韵生动,二曰骨法用笔,三曰应物象形,四曰随类赋彩,五曰经营位置,六曰传移模写”。此后,就这样固定下来,世代相传,不曾改动了。

如果真如张彦远所标点断句,“是也”还用出现六次吗?只在最后出现一次就足够了。有人会说,每四字构成一词,后面各带一“是也”,可是,综观谢赫的文笔风格,还不至于如此荒谬。再说,这么解释,六法中一、三、四、五、六还可勉强,可第二法里“骨法用笔”搭配,就像老米煮饭,捏不到一起。大约是因为“气韵”、“骨法”、“随类”、“传移”四词都不易理解,“应物”、“经营”两词虽易解而又太空泛,所以用浅近恰当的词一一解释。后面都用“是也”,就是说“‘气韵’即是生动,‘骨法’即是用笔,‘应物’即是象形”,等等。

(三)

钱钟书以近十四页的篇幅,从绘画、音乐、诗文等角度融会贯通,论证“六法”断句错误,不合文理。然而也有画家不以为然,言钱钟书“纯是不懂画的人故作奇论”。

懂画者即可因其绘画之内行而置谢赫文章的文理于不顾吗?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