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覩著秋

paths的博客

 
 
 

日志

 
 

声音与意义(二)   

2010-01-04 10:41:29|  分类: 一葉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永军先生认为韩愈《听颖师弹琴》“其辞章安排上的混乱,使上下文有离合之嫌”,觉得把“嗟余有两耳,未省听丝篁。自闻颖师弹,起坐在一旁”句移至开头,“这样的安排,似乎更合逻辑,文脉也更通畅”。其实这样是很不妥当的。

首先,原诗先押细声韵,至“划然变轩昂”五字竟然都是大口洪声,变洪声韵后一韵到底。若“嗟余……在一旁”句移至开头,则成了“篁……旁……汝……场”。

其次,“嗟余……在一旁”句移至开头的主要原因是它与前句“失势一落千丈强”的衔接十分勉强。其实插入感叹抒情并无不可。相反,调整后,“起坐在一旁”与“昵昵儿女语”的连接才凸现更大的问题,根本没法连在一起,因为“起坐在一旁”,实是描写“失势一落千丈强”后的反应,而不是听前或初听时的反应。“起坐在一旁”与“推手遽止之”是紧密相关联的,不能拆开。
    诗不是小说,不需要严格交待时间、地点等相关情境,也不需要全是顺叙而排斥倒叙插叙。

朱世英先生在赏析这首诗时说:“开头两句押细声韵,其中的“女”、“语”和“尔”、“汝”声音相近,读起来有些绕口。这种奇特的音韵安排,恰恰适合于表现小儿女之间那种缠绵纠结的情态。后面写昂扬激越的琴声则改用洪声韵的“昂”、“场”、“扬”、“凰”等,这些都精确地表现了弹者的情感和听者的印象。另外,五言和七言交错运用,以与琴声的疾徐断续相协调,也大大增强了句的表现力。如此等等,清楚地表明,人匠心独运,不拘绳墨,却又无不文从字顺,各司其职。”这个评价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附:韩愈《听颖师弹琴》、李贺《李凭箜篌引》指瑕(节选) 张永军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41153d01000ak7.html


    韩愈的《听颖师弹琴》和李贺的《李凭箜篌引》,两首诗中的音乐描写艺术向为人所称道,清人方扶南曾将其与白居易的《琵琶行》相提共论,并推为“摹写声音至文”(《李长吉诗集批注》卷一)。但是,笔者以为,韩愈的《听颖师弹琴》和李贺的《李凭箜篌引》,就其音乐描写艺术而言,诚有超人之处,但若将其与白居易的《琵琶行》并论,实有不逮。因为,这两首诗各有缺误,或在辞章结构上失之于乱,或在篇章内容上流之于滥,实不能归入诗中的上上品。不揣简陋,试述如下,谨待教于方家。
    先说韩愈的《听颖师弹琴》。笔者以为,《听颖师弹琴》的缺误,在于其辞章安排上的混乱,使上下文有离合之嫌。案:诗中开篇不交代颖师弹琴的时间、地点等相关情境,紧扣题目中的“听”字,破笔直入,正面描写音乐的幻化,确实把读者立刻引领进美妙的音乐世界。但是,诗中正面描写音乐的末一句“跻攀分寸不可上,失势一落千丈强”后,与继起的正面描写“嗟余有两耳,未省听丝篁” 句,衔接十分勉强。而审之于原文,“跻攀分寸不可上,失势一落千丈强”这一句,最适合与“推手遽止之,湿衣泪滂滂”互为上下文:诗人正是为音乐感染,在琴声的起伏中,渐渐联想到了自身——以自己的才干和抱负,本该如那只在“喧啾百鸟群”中冲天而上的“孤凤凰”,但才不为世用、人不为俗容,以致被谤者屡,踬踣着屡,正如那只凤凰虽勉力高飞但在迭遭打击后终于难以继续向上,陡然跌至人生谷底;感慨于此,诗人再也难以抑制心中的愤懑和失落,“推手遽止之,湿衣泪滂滂”,并不觉仰天慨叹“颖乎尔诚能,无以冰炭置我肠”……这样的安排,似乎更合逻辑,文脉也更通畅。

    由此,笔者以为,《听颖师弹琴》诗中语句,应该调整为:
           嗟余有两耳,未省听丝篁。      
           自闻颖师弹,起坐在一旁。            
           昵昵儿女语,恩怨相尔汝。      
           划然变轩昂,勇士赴敌场。            
           浮云柳絮无根蒂,天地阔远随飞扬。    
           喧啾百鸟群,忽见孤凤凰。            
           跻攀分寸不可上,失势一落千丈强。  
           推手遽止之,湿衣泪滂滂。      
           颖乎尔诚能,无以冰炭置我肠!    
  【附】《听颖师弹琴》原诗
           昵昵儿女语,恩怨相尔汝。
           划然变轩昂,勇士赴敌场。
           浮云柳絮无根蒂,天地阔远随飞扬。
           喧啾百鸟群,忽见孤凤凰。
           跻攀分寸不可上,失势一落千丈强。
           嗟余有两耳,未省听丝篁。
           自闻颖师弹,起坐在一旁。
           推手遽止之,湿衣泪滂滂。
           颖乎尔诚能,无以冰炭置我肠!
    ——诗人先通过自己的切身体会,在对比当中侧面烘托颖师技艺的高超;然后,起坐在一旁的诗人,醉心于音乐的缠绵婉转、抑扬顿挫,并逐渐由音乐的韵内之趣,省悟到其韵外之致;当深入进音乐中的诗人神伤于那只从喧啾百鸟群中孤起的凤凰,虽然几经努力,仍然失势一落千丈强后,终于情动于中而形于外,难以自已的诗人不能卒听,本能地推手遽止之,湿衣泪滂滂;略微平静后的诗人不觉慨叹颖师的技艺高超和对自己产生的强烈震撼,颖乎尔诚能,无以冰炭置我肠。行文若是,诗中上下文离合之隙、条理悖乱之嫌,当可以避免。否则,若依韩愈《听颖师弹琴》之原诗,说诗人匠心独运,不拘笔墨尚可,但若推其为文从字顺,各司其职(朱世英评语。见《唐诗鉴赏辞典》798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0412月第2版),实有所勉强。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