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覩著秋

paths的博客

 
 
 

日志

 
 

后人视今,今亦作古  

2010-03-01 12:21:55|  分类: 读《管锥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王屮《头陀寺碑文》。按余所见六朝及初唐人为释氏所撰文字,驱遣佛典禅藻,无如此碑之妥适莹洁者。叙述教义,亦中肯不肤;窃谓欲知彼法要指,观此碑与魏收《魏书·释老志》便中,千经万论,待有余力可耳。刻划风物,如“崖谷共清,风泉相涣”,“桂深冬燠,松疏夏寒”,均绝妙好词;“爱流成海,情尘为岳”,运使释氏习语,却不落套,亦胜于《全陈文》卷四后主《释法朗墓铭》之“航斯苦海,涸此爱河”。……陆游《剑南诗稿》卷一○《头陀寺碑王简栖碑有感》四:“头陀寺,……藏殿后有南齐王简栖碑,……骈俪卑弱,初无过人,世徒以载于《文选》,故贵之耳。自汉、魏之际,骎骎为此体,极于齐梁,而唐尤贵之,天下一律。至韩吏部,柳柳州大变文格,……及欧阳公起,然后扫荡无余。后进之士,虽有工拙,要皆近古;如此篇者,今人读不能终篇,已坐睡矣,而况效之乎?”陆氏“古文”亚于诗,亦南宋一高手,足与叶适,陈傅良骖靳;然其论诗、文好为大言,正如其论政事焉。其鄙夷齐梁初唐文若此,犹其论诗所谓“元白才倚门,温李真自郐”,“陵迟至元白,固已可愤疾,及观晚唐作,令人欲焚笔”;皆不特快口扬己,亦似违心阿世。“不终篇而坐睡”,渠侬殆“渴睡汉”耳。(《管锥编》1442页)

(二)

前面指出碑文的优秀之处,接着提到陆游对碑文的观点:“如此篇者,今人读不能终篇,已坐睡矣,而况效之乎?”然后评论道“其论诗、文好为大言……皆不特快口扬己,亦似违心阿世”。钱钟书“月旦人物,臧否文章”,是基于文章分析,有理有据,并不曾空口污人(像有些评论家评论钱钟书那样)。

有人对文章分析视而无睹,将钱对古人有点消极的评论捉置一处,以此论证钱性近刻薄,恶评古人。貌似有理,然而,陆游讥讽王简栖读不终篇而坐睡,“及观晚唐作,令人欲焚笔”,可曾是刻薄古人?今人因钱钟书用古文写作读不懂而骂他炫耀,污及人格,可曾是善评前人。退一步讲,前有古人,后有来者,钱钟书也是历史链中的一节,陆游可讥古人,来者可骂钱钟书,独独钱钟书说人不得,否则便是刻薄古人口下无德?其实,重要的,是要看评论是否言之有理问心无愧。快口扬己,信口污人者,会不会觉得凭不烂之舌强词即可夺理,欺世上无明眼之人?还是出名心切,手段可以不择,忘记了后有来者。后人视今,今亦作古。

人们说“文章千古事”即含有谆谆告诫。为私心而不顾公德,信口成章者,文章也朽得快。可能还不止文章。

钱钟书对古人评说到底是不是刻薄,人们看法不同,这与人们的性格也不无关系。同样一句话,在性“好谐戏”“近于玩世”之人,不过是幽他一默,而在性格认真之人,则视之为刻薄伤人。

渠侬殆“渴睡汉”耳――不过是针对陆游的“读不能终篇已坐睡矣”,顺手而来的一句幽默,陆游本人也未必就恼羞成怒,不必以此而说钱钟书书性近刻薄嘲尽古人。如此独道的评论,依我看,正是书中的闪光点,俺喜欢得很。

  评论这张
 
阅读(40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