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覩著秋

paths的博客

 
 
 

日志

 
 

性情不同,感受殊异   

2010-03-02 00:16:53|  分类: 一葉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玩笑玩笑,本是好玩之人说好玩之话,意在博君一笑,然后一笑了之的事情。可是,人们性情不同,感受殊异。说者觉得好玩之事,听者可能并不觉得好玩,反倒觉得因此受到伤害。结果,在听者那里,玩成了不恭,轻松趣味成了轻狂取笑。

大千世界,人们性情各异,对同一句话感受不一,也是极自然的事。听者感到受到伤害的时候,应反观自己,是否把事情看得过重了,会不会是源于性情差异的误解呢?自然,开玩笑者更当反思。玩笑要看对象,对性情认真之人,慎开玩笑,以免被识为成心取笑。

钱钟书与吴宓之间的误解以及胡适与梁漱溟之间的误解,即是例子。

附1.钱钟书《吴宓日记》序:

请酌用,如有不当处,便请删削,全权在尊处,我无异词也。
  
学昭女士大鉴:奉
 摘示
先师日记中道及不才诸节,读后殊如韩退之之见殷侑,“愧生颜
  变”,无地自容。先君与
先师雅故,不才入清华时,诸承
先师知爱。本毕业于美国教会中学,于英美文学浅尝一二。及闻
先师于课程规划倡“博雅”之说,心眼大开,稍识祈向;今代美国时
  流所讥DWEMs[注],正不才宿秉师说,拳拳勿失者也。然不才少不解
  事,又好谐戏,同学复怂恿之,逞才行小慧,以
先师肃穆,故尊而不亲。且
先师为人诚悫,胸无城府,常以其言情篇什中本事,为同学笺释之。众口
  流传,以为谈助。余卒业后赴上海为英语教师,温源宁师亦南
  迁来沪。渠适成Imperfect Understanding一书,中有专篇论
先师者;林语堂先生邀作中文书评,甚赏拙译书名为《不够知己》之雅
  切;温师遂命余以英语为书评。弄笔取快,不意使
先师伤心如此,罪不可逭,真当焚笔砚矣!承
 命为
先师日记作序,本当勉为,而大病以来,心力枯耗。即就摘示各节,一
  斑窥豹,滴水尝海。其道人之善,省己之严,不才读中西文家日记
  不少,大率露才扬己,争名不让,虽于友好,亦嘲毁无顾藉,未见有
  纯笃敦厚如此者。于日记文学足以自开生面,不特一代文献之资而已。
先师大度包容,式好如初;而不才内疚于心,补过无从,惟有愧悔。倘蒙
 以此书附入日记中,俾见老物尚非不知人间有羞耻事者,头白门生
  倘得免乎削籍而标于头墙之外乎!敬请
  卓裁,即颂
  近祉。
     钱锺书敬上
  (一九九三年)三月十八日
    
  [注]美国新派人物反对大学课程为希腊、罗马文化和基督教相结合的人文主义传统所垄断,他们称人文主义者为DWEMs。据美国《官方政治正确词典和手册》(1992),DWEMs指“已故(Dead),白种人(white),欧洲人(European),男性(male)”。该词典并以柏拉图为DWEMs的典型,认为“这些人应受谴责,不仅因为他们创造了至今仍形成现代大学课程核心的那些大量不相干的文学艺术和音乐作品,而且这些人还合力阴谋制订了那占统治地位的族长式的工业社会秩序”。

附2.胡适与梁漱溟先生信:

漱溟先生:

顷奉手书,有云:“尊文间或语近刻薄,颇失雅度,原无嫌怨,曷为如此?愿复醒之。”

“嫌怨”一语,未免言重,使人当不起。至于刻薄之教,则深中适作文之病。然亦非有意为刻薄也。适每谓吾国散文中最缺乏诙谐风味,而多板板面孔说规矩话。因此,适作文往往喜欢在极庄重的题目上说一两句滑稽话,有时不觉流为轻薄,有时流为刻薄。在辩论之文中,虽有时亦因此而增加效力,然亦往往因此挑起反感。如此文自信对于先生毫无恶意,而笔锋所至,竟蹈刻薄之习,至惹起先生“嫌怨”之疑,敢不自醒乎?

得来示后,又复检此文,疑先生所谓刻薄,大概是指“一条线”、“闭眼”等等字样。此等处皆摭拾大著中语,随手用来为反驳之具,诚近于刻薄。然此等处实亦关于吾二人性情上之不同。适颇近于玩世,而先生则屡自言凡事“认真”。以凡事“认真”之人,读玩世滑稽之言,宜其扞格不入者多矣。如此文中,“宋学是从中古宗教里滚出来的”一个“滚”字,在我则为行文时之偶然玩意不恭,而在先生,必视为轻薄矣。又如文中两次用“化外”,此在我不过是随手拈来的一个Pun,未尝不可涉笔成趣,而在“认真”如先生者,或竟以为有意刻薄矣。轻薄与刻薄固非雅度,然凡事太认真亦非汪汪雅度也。如那年第三院之送别会,在将散会之际,先生忽发“东方文化是什么”之问,此一例也。后来先生竟把孟和先生一时戏言笔之于书,以为此足证大家喜欢说虚伪的话。又一例也。玩世的态度固可以流入刻薄;而认真太过,武断太过,亦往往可以流入刻薄。先生《东西文化》书中,此种因自信太过,或武断太过,而不觉流为刻薄的论调,亦复不少。页一六,页一六四,即是我个人身受的两个例。此非反唇相稽也。承先生不弃,恳切相规,故敢以此为报,亦他山之错,朋友之谊应尔耳。先生想不以为罪乎?

适敬上 十二,四,二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