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覩著秋

paths的博客

 
 
 

日志

 
 

可怜的梭罗――读《瓦尔登湖》翻译(五)   

2010-03-20 06:44:32|  分类: 《瓦尔登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I would fain say something, not so much concerning the Chinese and Sandwich Islanders as you who read these pages, who are said to live in New England; something about your condition, especially your outward condition or circumstances in this world, in this town, what it is, whether it is necessary that it be as bad as it is, whether it cannot be improved as well as not.

梭罗“I would fain say something”意思就是“我想谈谈……”,短语“would fain do”,英语释义为“old use if you would fain do something, you would like to do it”,可以说是明白无误的。

而多数译者都译为“乐意”,而译为“一心”“尽情”就更远了。梭罗并不强调他“乐意还是不乐意”。没有“乐意”一词,读者可以集中注意力,阅读下面“说”的宾语――“说”的内容。实际上,“say”也不是“诉说”、“描述”、“倾诉”,“something”作为说的话题,也不是“事物”。而这短语的old use语言特色也没有人译出。

汉语的“我想说”如何译为英语,几乎可以判断一个人的英语水平。广大的英语爱好者多数处在“I want to say”水平;能说“I’d like to say”,就可说是高手了;而谁要说“I would fain say”,那就是学究级了。这一点相似于用“但是”――but/however/nevertheless, 或者“所以”――so/therefore/hence来判断一人。我说“几乎”,是说这不很准确,单靠这一点冒险性也很大。

1徐迟译

乐意诉说的事物,未必是关于中国人和桑威奇岛人,而是关于你们,这些文字的读者,生活在新英格兰的居民,关于遭遇的,特别是关于生逢此世的本地居民的身外之物或环境的,诸君生活在这个人世之间,度过了什么样的生活;你们生活得如此糟糕是否必要呢;这种生活是否能改善改善呢?

Sandwich Islanders”译法不一,有译旧名的,有用新名的。

“遭遇”一词来译“condition”或“circumstances”有点重。

“生逢此世”的“世”是侧重时间,而“in this world”中的“world世界”侧重在空间。将普普通通的“in this world”译为文雅古奥“生逢此世”,不但没必要,还让人觉得梭罗在转文。其实,他是毫无架子地与读者在交谈。

英语中“outward”就是与“内心”相对的,“内师心源,外师造化”是的内外。“身外之外”让我想到“钱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感觉似乎非梭罗原意。

2、(张知遥译)

这本书中的内容,和中国人或者三威治群岛的居民是没有什么关系的,这本书的读者就是你们这些生活在新英格兰的居民,我所描述的就是你们生活的环境。你们在这种环境中生活,你们是否有必要继续这样糟糕地生活下去,以及有没有可以改善的余地

汉译的语气与英语差别很大,你感觉一下“这本书的读者就是你们这些……”的语气有多硬,再体会一下“我想就你们,我的读者,你们的……说上几句”,语气不一样吧。

“你们是否有必要继续这样糟糕地生活下去”生硬得像是在训人。“生活就像现在这个样子是否有必要?是不是生活没法改变得更好些?”

有时否定表达法就要否定翻译,译成正面说法会失去一些信息。如“他不会不来”和“他会来”不全一样。

3、(戴欢译)

我所乐意倾诉的事物,并非与遥远的中国人和夏威夷群岛人相关,而是关于你们――这些文字阅读者,居住在亲英格兰的人们的。是关于诸位的人生境遇,特别是关于活在今生今世的同镇人的生活处境的。诸位的生活状况如何?你们是否非要生活得如此糟糕透顶?这种生活能否改善一下呢?

    “今生今世”总觉得像是爱情山盟海誓的用语,或者宗教中与前世来世相对的。

4(田颖、朱春飞编译)略

5、(潘庆舲译)

我想要说的事儿涉及更多的,倒不是中国人和桑威奇群岛人,而是阅读以下这些篇章的,据说都是住在新英格兰的读者诸君;就是说,有关你们的生存状况,特别是你们在当今世界上的外部状况或者现实环境,你们这个镇究竟是什么样儿,是不是非得坏成目前这个样儿,还能不能改善得好一些。

潘译前面曾出现“这个字儿”,这段中又有“事儿”,“样儿”。可能是要体现梭罗的口语化?我以为是不妥的。梭罗虽然是没有架子的,但同时又是庄重的,儿化语却不能给人这个效果。

扯得稍远一点:济南话里称陌生人为“老师”,那个“师”就是挑在舌头尖上的卷舌音,有人说这体现人们对“老师”行业的尊重,可若对真的授课教师挑起舌头叫,则是极不尊重的。这大约相似于别人为你做了什么,而你说“thank you”时却用了升调。

6、(纵华政译)

我所尽情讲述的事情,并不关于遥远的中国人和夏威夷人,而是关于你们,阅读这些文字的你们,生活在新英兰的你们。是关于你们人生境况和遭遇的,尤其是关于生逢此世乡邻们的生活情况。你们的生活怎样?为何你们要活得如此糟糕?难道你们不能改善一下吗?

7、(王光林译)

我所乐意讲述的事情,和中国人和桑威奇群岛和居民未必有关,说起来,本书的读者诸位是生逢此世,身居此镇的新英格兰居民,我要谈的就是你们的境况,尤其是你们的外部境况,或在此世此镇的遭遇,目前的现状,以及目前的不幸遭遇是否有必要持续下去,是否有改善的可能。

8、(苏福忠译)

一心想说的一些事情,不会涉及中国人和桑威奇群岛人,而是阅读这些文字的你们,据说都生活在新英格兰;我一心想说的事情涉及你们和状况,尤其你们的外部状况或者这个世界的环境,这个镇的环境,它到底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就非得坏成这个样子,是不是就不能改变得多少好一些。

9、(杨家盛译)

我在此乐意叙述的,并非是关于中国人或是夏威夷群岛人的事,而是关于你们这些将要阅读此书并据说是住在新英格兰的人的;是关于你们的生存状况的。比如,你们的生存状况究竟是什么样子?你们有必要生活得如此糟糕吗?这种状况是能够改善还是不能改善呢?

10、(王家湘译)

乐于讲述的事情与中国及桑威奇群岛的人没有什么关系,而是和阅读此文的、假定住在新英格兰的你们有关;关于你们的状况,尤其是你们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个城镇里的生活的外部状况或情形,其实际情况如何,是否必须像现在这样糟糕,是否就不能改善一点了。

梭罗的文章好,绝对不在于他撇腔转文,而在于他的思想,又用条理清晰的语言表达出,语气也似知心朋友在交谈。汉译诸本有多少能再现他清晰的思路还有他的语气?

  评论这张
 
阅读(51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