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覩著秋

paths的博客

 
 
 

日志

 
 

可怜的梭罗――读《瓦尔登湖》翻译(九)  

2010-03-30 08:56:48|  分类: 《瓦尔登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Most men, even in this comparatively free country, through mere ignorance and mistake, are so occupied with the factitious cares and superfluously coarse labors of life that its finer fruits cannot be plucked by them. Their fingers, from excessive toil, are too clumsy and tremble too much for that. Actually, the laboring man has not leisure for a true integrity day by day; he cannot afford to sustain the manliest relations to men; his labor would be depreciated in the market. He has no time to be anything but a machine. How can he remember well his ignorance -- which his growth requires -- who has so often to use his knowledge? We should feed and clothe him gratuitously sometimes, and recruit him with our cordials, before we judge of him. The finest qualities of our nature, like the bloom on fruits, can be preserved only by the most delicate handling. Yet we do not treat ourselves nor one another thus tenderly.

(徐迟译)大多数人,即使是在这个比较自由的国土上的人们,也仅仅因为无知和错误,满载着虚构的忧虑,忙不完的粗活,却不能采集生命的美果。操劳过度,使他们的手指粗笨了,颤抖得又太厉害,不适用于采集了。真的,劳动的人,一天又一天,找不到空闲来使得自己真正地完整无损;他无法保持人与人间最勇毅的关系;他的劳动,一到市场上,总是跌价。除了做一架机器之外,他没时间来做别的。他怎能记得他是无知的呢——他是全靠他的无知而活下来的——他不经常绞尽脑汁吗?在评说他们之前,我们先要免费地使他穿暖、吃饱,并用我们的兴奋剂使他恢复健康。我们天性中最优美的品格,好比果实上的粉霜一样,是只能轻手轻脚,才得保全的。然而,人与人之间就是没有能如此温柔地相处。

mere ignorance”译为“仅仅因为无知”似不准确,应该是说人们忙于劳作而忽视了欣赏生活。

coarse”译为“粗”应该是对的。它与下文里的“finer”“finest” “delicate”“tenderly”都有照应。

 integrity”译为“完整无损”让人莫名其妙。“劳作”如何与“完整不完整”联系上呢?戴欢译为“毫发无损”离题更远。译作“正直”也觉得不妥。

“即使在这个相对自由的国家里,大部分人由于完全的忽视和误解,心里也全是假想出的忧虑,整个人忙于生活中不必要的粗糙劳作以至于无法采撷生活的精美果实。他们的手由于过度的劳作而变得笨拙,且颤抖得厉害,不适合采撷了。实际上,劳作之人天天都没有闲暇追求真正的完善;他不能与人类保持最人性的关系;他的劳动在市场上会贬值。他纯是一部劳作机器,没有时间做别的。那么经常地使用自己的所知,这样的人如何能清楚自己所不知呢?――他的成长需要他有所忽视。我们有时得无理由地供其吃穿,以甘汁使其恢复活力,然后才能评价他。我们本性中最精美的品质,就像水果表面那一层鲜艳光泽,只有小心对待才能完好保存。然而,我们对待自己对待他人都不曾那样温柔。”

(戴欢译)大多数人即便生活在较为宽松自由的国度里,也只会让无知和错误纠缠他的人生的始终,让虚无的忧怨和无休无止的粗俗活计占据着一生,甘美的生命果实却不能触手可及。他们的手指,由于过于辛劳,变得粗笨难看,颤动得十分厉害,已不能用作采摘了。实际上,劳作之人,一天又一天,却难以寻得片刻的休闲来让自己真的毫发无损;他不能保持个人与大众之间最为坚毅的关系;他的劳动价值,到了市场上就会被人贬低。他除了去做一部劳动机器,没有时间去担当别的角色。他如何能记得清他的无知呢――他不是频繁地在转动脑子吗?在他受到评判之前,我们可要给他饭吃,给他衣穿,用我们的兴奋剂来恢复他的精力。我们天性中最完美的素养,犹如果实上的粉霜一样,若要无损地保存下来,就只能极其精心地料理才行。可至今,我们人与人相互之间并没能如此温柔相待。

“却不能触手可及”是在说“果实遥远”,却不是说“人们无暇采摘”。

clumsy”是说动作笨拙,不侧重其形状难看。

作为插入语的“-- which his growth requires --”没有译出来。

thus”用在“tenderly”作修饰限定,是说温柔的程度,即像应当的那样。
  评论这张
 
阅读(47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