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覩著秋

paths的博客

 
 
 

日志

 
 

是形式也是内容   

2010-04-16 10:37:45|  分类: 翻译写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钟书为《吴宓日记》作的序,是他回复吴宓女儿吴学昭的一封信。在这封信里,钱钟书为自己当年“少不解事”“弄笔取快”而使老师极度伤心之事,“内疚于心,补过无从,惟有愧悔”。说“俾见老物尚非不知人间有羞耻事者,头白门生倘得免乎削籍而标于头墙之外”,恳切之情,溢于言表。与内容相匹配,这封信在书写形式上,也很特别。为呈现原貌,现将这封信以图片形式附在下面:



   
    这封信猛一看上去,只觉参差不齐,行文零乱――这是由于换行频繁,“段落”短小所致。每言及“先师”,就换行顶头接写。这种平抬形式,表达了钱钟书对老师的尊敬。

与“先师”的顶头突出相对应,其余行要缩进一些。这使文本不能“左对齐”而在视觉上多多少少影响了美观。

另外,每次说到自己,“不才”二字都用小字号书写,这是表达谦逊。与侧书(不敢居正)意义相似。英语中“我”总是上位大写,表达了自我的张扬,而汉语中的“我”,则是“不才”“在下”“小可”,可以说在下位(lowercase),是小写。

这些形式在钱钟书的通信中也并非经常使用,而这正说明这封致信的特殊。

这些形式上的特点,在网上搜到的版本中基本上没有保存:“不才”没有小写,行没有缩进,甚至言及“先师”处都没有平抬,而是整齐段落。没有这形式,就不能更好地表达内容,表达自己的谦卑歉疚以及对老师的尊敬。

可以说,平抬缩进大小写是形式,但它们也是内容的一部分。

我想起了《约翰逊致切斯特菲尔德伯爵书》中的一个例子。那封信结尾是这样的:

…for I have been long wakened from that dream of hope, in which I once boasted myself with so much exultation, My Lord,

Your lordship's most humble,

Most obedient servant,

SAM. JOHNSON

这个结尾十分特殊:“您门下最卑微/最驯顺的仆人”既是书信结尾的格式部分,同时,它又是书信内容的一部分,即“在那些梦中,我曾得意地自诩为您门下最卑微最驯顺的仆人”。书信中一般不曾出现这种“兼职”。由此,我们知道这结尾部分,如何翻译才妥当。若译为:

……盖仆昔时固尝陶醉于希望之美梦,今则梦醒久矣。

仆山缪尔·约翰逊顿首再拜

则不妥。妥当的译法当保存这种“兼职“的形式,比如:

……因为我已经早就从那个赞助的美梦里幡然猛醒;曾几何时,我还在那梦中得意非凡地自诩是大人

您门下最卑微

最驯顺的仆人

塞缪尔?约翰逊

而约翰逊使用这种特殊形式,有其特殊的用意:借用信中“原来曾经……
作结束语,他连在书信结尾对伯爵礼节性地客套一下也不肯了!可见其失望之极与决绝。约翰逊已经不肯称“仆”,称“仆”那已是过去时或完成时。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