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覩著秋

paths的博客

 
 
 

日志

 
 

给欧阳修改文章   

2010-04-30 08:18:14|  分类: 翻译写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欧阳修的《醉翁亭记》写成后,征求黎民百姓的意见,有位樵夫为之修改。这事或许真有,但像《太守与樵夫》那样讲故事,就要注意讲述的字眼措辞。

欧阳修说“一人才学浅,众人见识高”,没有什么错,但他若说“众人一定会把我的文章改得更好的”就是外行话了。“众人拾柴火焰高”、“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等用到文章写作上,就不一定成立了。难道一个班所写的文章一定胜过一个人的,而一个连共同撰写的就会更好?且文章有着作者的独特风格,若众人都可以依自己偏好删改,一定会改得乱七八糟。

李樵夫手里仍然握住那把砍柴的斧头,坐下以后说:“大人,不瞒你说,你的文章,我听衙役读了,句句讲的都是实情,就是开头太罗嗦了!”

不知说“李樵夫手里仍然握住那把砍柴的斧头”有什么用意?不是保护自己吧?还是准备“斧正”文章?还有下文里说的李樵夫把斧头一挥,说:“停,毛病就在这里……斧头一挥很果断有力,但是有突出这一点的必要吗?尤其是“停,毛病就在这里”一句,俨然是一个诊病神医,而“如醉初醒”欧阳修就是一个蒙昧村童。

“滁州四面皆山,东有乌龙山,西有大丰山,南有花山,北有白米山”这类啰嗦的错误,欧阳修未必就感觉不到,非得一樵夫来斧正不可。说不定他当初有他的考虑。或许如鲁迅《社戏》中的“于是看小旦唱,看花旦唱,看老生唱,看不知什么角色唱,看一大班人乱打,看两三个人互打,从九点多到十点,从十点到十一点,从十一点到十一点半,从十一点半到十二点”有其妙处却并非啰嗦。

故事的结尾说:“以后,欧阳修写的诗呀,文呀,写好以后,也都贴在城门上,让众人帮助修改。”若真这样,恐怕要把差役累垮了。不如另一版本的结尾:“每写完一篇文章,必先“草就纸上、粉于壁,兴卧观之屡思屡议

并不是说欧阳修就不出错,或者樵夫就看不出错来,而是说故事口气不必过度渲染,以至于欧阳修这位北宋文坛领袖水平似蒙昧村童,而山中樵夫却高出一筹如同世外仙人。

附:《太守与樵夫》

欧阳修是宋朝的一位大文学家,苏东坡是宋朝的一位大书法家。苏东坡很尊敬欧阳修,曾把欧阳修写的文章亲笔抄写出来,被称为欧文苏字。据说,在当时,谁要能得到欧文苏字,身价就能顿时抬高几倍。普通的黎民百姓得到了,官府要免除他三年的银粮,可见欧文苏字的珍贵。滁州琅琊山下,有一位砍柴为生的李樵夫,就有这样一幅欧文苏字,还是欧阳修亲自送给他的呢!据说事情是这样的——
  欧阳修在滁州当太守时,经常到琅琊山游玩,和琅琊寺的当家和尚智仙很要好,智仙和尚专门为他在游山的路上盖了一座亭子,亭子落成那天,欧阳修前去参加落成典礼,亲自题名为醉翁亭,并在亭子里写了一篇《醉翁亭记》。文章写好之后,晚上回到州厅,又高点明灯,摆砚研墨,亲自抄写,一连抄了六份,才搁下笔来。这时,已是第二天早晨,他立即招呼两个衙役进来,吩咐道:把我这文章,分别贴到各个城门上去,一个门贴一份。两个衙役接过文章,数了数连忙问道:滁州只有四个城门,还剩两份贴在何处?
  欧阳修笑着说:不是还有小东门和小西门吗?
  两个衙役同声答道:小门平时是不开的。
  太守说:今天都把它开开,好多让人看着。
  两个衙役对太守的话似懂非懂,又问道:大人写的文章,为啥要贴到城门上去?”“好让过路的人帮我修改呀!欧阳修整整衣冠,用手拍着两个衙役的肩膀说,人常讲,一人才学浅,众人见识高,众人一定会把我的文章改得更好的,你们快去贴吧!两个衙役听了,方才明白,同声应道:小的遵命!拿着文章到各城门张贴去了。随后,欧阳修又分派了六班锣鼓手,到各城门前一边鸣锣击鼓,一边高喊:滁州太守、庐陵欧阳修,昨日著文《醉翁亭记》,敬请黎民百姓、过往商贾、文武官吏都来过目修改。
  这一天,滁州城里可热闹啦!四道大门,两道小门,锣鼓喧天,喊声不绝。城里城外的人们,都争着到城门口去看太守写的文章,有的高声朗读,不识字的就围在四周听;有的一边看一边议论。这个说:这篇文章写得真好,文词流利,又写得实在。那个说:太守写的文章,还要让大家帮他修改,这真是个天大新鲜事儿!这天,欧阳修也显得非常高兴。他不时派人出去,打听文章的修改情况,但能够提出修改意见的人不多。一直到了下傍晚的时候,一个打锣的公差,忽然领着一位五十开外的老头走进州厅,察道:太守大人,琅琊山李氏老人前来帮你修改文章!欧阳修正坐在堂上批阅公文,抬头看时,只见那老头,头扎粗纱黄巾,脚登布袜草鞋,肩上扛着一根挂着绳子的扁担,右手抓着一把斧头,原来是个砍柴的樵夫。欧阳修慌忙跑下堂来,一把拉住樵夫的手,问道:请问你多大岁数了?
  李樵夫看着衣帽堂堂的太守,不好意思地答道:老爷,小人白活五十九岁了!
  啊!那你是长兄了。请上座!欧阳修边说边将李樵夫拉到太师椅上,说道:快请指教本官那篇文章修改之处。
  李樵夫手里仍然握住那把砍柴的斧头,坐下以后说:大人,不瞒你说,你的文章,我听衙役读了,句句讲的都是实情,就是开头太罗嗦了!
  欧阳修随即把自己写的文章,从头背诵了一遍:滁州四面皆山,东有乌龙山,西有大丰山,南有花山,北有白米山,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他正背着,李樵夫把斧头一挥,说: 停,毛病就在这里,太累赘了!
  欧阳修如醉初醒,连忙说:你的意思,是不必要写出这些山的名字?
  李樵夫把斧头放在桌子上,答道:正是。不知太守上过这琅琊山的南天门没有?站在南天门上,什么乌龙山,大丰山,花山,白米山,一转身子就全都看到了,四圈子都是山!
  欧阳修听了,大声说道:说得有理,说得有理!滁州四面皆山。
  李樵夫连连点头:滁州四面皆山,滁州四面皆山!
  欧阳修沉思片刻,立即拿出文章的底稿,把开头改成环滁皆山也。并读给李樵夫听了一遍。樵夫满意地说:环滁皆山也,这五个字好,这回不累赘了!
  当天晚上,欧阳修在他的官邸设了酒宴,招待李樵夫。李樵夫临走时,欧阳修又问他有什么要求,樵夫说:别的不要,只一要欧文苏字一份!
  欧阳修欣然应允道:行,一准办到。
  没过半个月,欧阳修就坐着轿子,来到琅琊山下,在一个破竹庵子里拜会了李樵夫,亲手把苏东坡抄写的《醉翁亭记》交给了他。后来欧阳修调到扬州,任江都太守的时候,还专门派人来请李樵夫到平山堂喝两次酒呢!
  传说,李樵夫临死前,叫儿子把那份欧文苏字送给了琅琊寺老和尚。老和尚又请石匠刻在石碑上,立在醉翁亭旁边。现在,醉翁亭宝宋斋里的那两块《醉翁亭记》碑刻,就是那时留下来的。
  以后,欧阳修写的诗呀,文呀,写好以后,也都贴在城门上,让众人帮助修改。(吴腾凰姬树明俞凤斌搜集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60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