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覩著秋

paths的博客

 
 
 

日志

 
 

Ezra Pound的一首诗   

2010-05-13 07:57:56|  分类: 翻译写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手头上这本《意象派诗选》是大学时买的。那时选修了中西文化比较课,要交作业,为了艾兹拉·庞德那首两行的《地铁车站》诗,就买了这本诗选。诗为裘小龙译,漓江出版社出版。

诗选按时期再按诗人选排,在每个诗人后有译者附记】。在庞德的诗选后,译者写道:《刘彻》是从汉武帝的《落叶哀婵曲》改写的。原诗是这样的:“罗袂公无声,/玉墀公尘生。/房冷而寂寞,/落叶依于重局。/感余心未宁。”

其实,这首诗共六句,应该是“罗袂无声,/玉墀尘生。/房冷而寂寞,/落叶依于重。/望彼美之女兮,/安得感余心未宁。”有错字,有漏字,还有漏句,总之,没有一句是正确无误的。这种出错率也太高了些。

庞德的《刘彻》原文:

The rustling of the silk is discontinued,

Dust drifts over the court-yard,

There is no sound of foot-fall, and the leaves

Scurry into heaps and lie still,

And she the rejoicer of the heart is beneath them:

A wet leaf that clings to the threshold.

裘小龙的翻译:

丝绸的瑟瑟响停了,

尘埃飘落在院子里,

足音再不可闻,落叶

匆匆地堆成了堆,一动不动

落叶下是她,心的欢乐者

一片贴在门槛上的湿叶子。

    《落叶哀蝉曲》里说是“罗袂”,虽是写“袂”,也是写穿衣的“人”。下面的“footfall”虽是写脚步声,其实也还是写人写思念。这里“响声不再”和“没有脚步声”也写出了曾经的“有”。译为“丝绸”和“停”感觉太直而味淡了些。

drift”应该偏重“飘浮(荡)”,“落”的意思少。

the leaves”译作“落叶”,我赞成,只要不再长在树上,当然是落叶,加上“落”字,能恰当地传递了哀伤之情。

Scurry”译作“匆匆地堆”太平淡无奇了。尘土飘浮和落叶堆积,背后都是风,译作“风飘”“风卷”“飞旋”应该可以。“lie still”译为“一动不动”,动词没有译出。

A wet leaf that clings to the threshold”这一句按英语结构当然是“一片……湿叶子”,但是汉译处理成句子也无不可,甚至更合适。这一点也可以从“落叶依于重”得到印证,原句并未写成“一片依于重扃之叶”。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