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覩著秋

paths的博客

 
 
 

日志

 
 

可怜的梭罗――读《瓦尔登湖》翻译(七十)  

2010-06-26 13:35:50|  分类: 《瓦尔登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I dug my cellar in the side of a hill sloping to the south, where a woodchuck had formerly dug his burrow, down through sumach and blackberry roots, and the lowest stain of vegetation, six feet square by seven deep, to a fine sand where potatoes would not freeze in any winter. The sides were left shelving, and not stoned; but the sun having never shone on them, the sand still keeps its place. It was but two hours' work. I took particular pleasure in this breaking of ground, for in almost all latitudes men dig into the earth for an equable temperature. Under the most splendid house in the city is still to be found the cellar where they store their roots as of old, and long after the superstructure has disappeared posterity remark its dent in the earth. The house is still but a sort of porch at the entrance of a burrow.

(徐迟译)我在一处向南倾斜的小山腰上挖掘了我的地窖,那里一只土拨鼠也曾经挖过它的丘穴,我挖去了漆树和黑莓的根,及植物的最下面的痕迹,六英尺见方,七英尺深,直挖到一片良好的沙地,冬天再怎么冷,土豆也决不会冻坏了。它的周围是渐次倾斜的,并没有砌上石块;但太阳从没有照到它,因此没有沙粒流下来。这只不过两小时的工作。

我对于破土特别感到兴趣,差不多在所有的纬度上,人们只消挖掘到地下去,都能得到均一的温度。在城市中,最豪华的住宅里也还是可以找到地窖的,他们在里面埋藏他们的块根植物,像古人那样,将来即使上层建筑完全颓毁,很久以后,后代人还能发现它留在地皮上的凹痕。所谓房屋,还只不过是地洞入口处的一些门面而已。

1. dug his burrow译成“土拨鼠曾在那里打过洞”就可以了。英语中虽然有“his”但汉语中强调“它的”。除非有特别的需要,否则raise your hands译为“举手”就可以的,不必译成“举起你的手”。徐译中的“丘穴”尤其古怪,虽然可以看作他的风格(类似的还有下文的“渐次”“颓毁”等),其实没有什么必要。

2. down through sumach and blackberry roots, and the lowest stain of vegetation就是说梭罗在挖坑的时候,挖到了树根,再向下就没有这种植物的根系了,挖到细沙层了。译为“植物的最下面的痕迹”或“植物在土壤深处的残留物”读起来有点怪。难道植物从那里走过留下了痕迹?还是谁拔出了植物的根却没清除干净?“残留”一词,汉典上的解释为“[remain; be left over] 少量地遗留下来”。

3. The sides were left shelving”徐译“它的周围是渐次倾斜的”和戴译“它的周围是渐次倾斜的”都没有译出“left”一词。

接下来的“and not stoned”徐译“并没有砌上石块”正确,戴译“也没有砌上石块”则不妥。

    4. they store their roots as of old这部分不好理解。徐译“他们在里面埋藏他们的块根植物,像古人那样”戴译“宅主在里面像古人一样贮藏他们的块茎植物”我怀疑这译法不妥,顶多只是双关中的一面。与下面两句(地上的建筑毁坏之后地下的洞仍旧会存在。地上的房屋只是地下洞穴的门廊)联系起来看,这句可能是说,就像挖坑时遇到植物的根埋于地下一样,现代都市文明人的根也埋在地下。

      (戴欢译) 我在一个向南倾斜的小山坡上挖好了我的地窖,一只土拨鼠也曾经在这里挖过它的洞穴。我清除了漆树和黑莓的根以及植物在土壤深处的残留物。地窖6英尺见方、7英尺之深,一直挖到了不错的沙土层,即使再冷的冬天,土豆贮存在里面也不会冻坏了;它的周围是渐次倾斜的,没有砌上石块,但太阳是从不会照过来的,因此沙粒还不致于滑落下来。这些活儿只不过费了两个小时的功夫。我对掘土有一种特别的愉悦感受,因为几乎在所有的纬度上,人们只需挖到地下,得到的温度都是相同的。在城中,最豪华的宅院里仍可找到地窖,宅主在里面像古人一样贮藏他们的块茎植物,即便将来地上的建筑全都颓毁了,但历经了日久天长之后,后人还是会在地面发现地窖的遗迹。其实房屋,依旧是洞穴入口处的一道玄关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