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覩著秋

paths的博客

 
 
 

日志

 
 

年就这样过去了  

2010-06-09 10:05:22|  分类: 心情留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家过年,就是觉得母亲年迈体衰,去日无多,即使年年回家,又能回多少次?她说:“我还觉得过不了这个年呢,看来也能过了。”我姐姐在一旁说“算命的说你能活到九十二!”

母亲的身体越发不如往年,愣愣地坐着,很少说话,父亲总是说她“憨了”。冬天又冷,天一黑就早早躺下歇了,早上起得也很晚。饭量也时好时坏,有时吃有时不吃。初三的早上起床时忽然晕倒,送到县城医院,诊断为煤气中毒。母亲上下台阶基本上要双手扶地,走路要拄拐杖。我初到家时,母亲就拄着拐杖在门口等候。

 

回去时那背包携子的情景尚历历在目,春节中串亲访友时那恭喜问候还历历在耳,一转眼,春节已过,现在我已回来,已坐在家中了。过往就是这么快,就在睁眼闭眼间。

儿时的同伴,都变化得不敢认了,连比我小的,脸上都布满风霜了。想想自己头上出现白发也不必惊讶了。母亲说,没觉着老,腿脚就这么不争气了。谁肯服老?常听见人们慨叹,“还觉得自己没长大呢!”

我孩子三四岁时,睡觉是一觉到天明,有一次醒来说“我怎么刚睡下天就亮了?!”人生何尝不像睡觉?一辈子说起来很长,可回头看时,也就像睡了一觉:时光一溜烟地跑得没影了,眨眼间蓬勃少年成了苍颜老人。

posted on 2010-02-19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