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覩著秋

paths的博客

 
 
 

日志

 
 

《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汉译详评(八)  

2010-09-02 21:22:32|  分类: 翻译写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Such was the man of science”,是承上启下句。其中“Such”就是总括上一段所描写的内容:对很多领域进行了认真深入的研究,每一个领域都有独立的发现。接着说“that was not half of that man”,话题开始了从科学(家)向革命(家)的过渡:看到科学发现他高兴;看到能带来革命性巨变的科学发现,他更高兴,因为他最主要的是革命家。整个段落都是过渡。

Such was the man of science”应该是说他在科学方面取得了不起成就,但科学在马克思身上又不是主要的。“the man of science”按字面译“科学(之)人”,听起来比较别扭,像是生造出来的。另外,三字词似四字词“科学巨人”“科学巨匠”那样顺口。增加一个“巨”字,保持了汉语音节,不至于节奏上有残缺感。在意义上,于每个研究领域都有独立发现的人称巨匠也说得过去。当然,对于增加“巨”字的必要性和可行性,估计人们会有不同看法。

用“科学家”这个熟悉而固定的来译,译得更像英语的“scientist”。马克思在科学方面有其杰出的成就,但其职业并非就是科学家,译为“他作为科学家”就承认了他是科学家。

But this was not even half of the man”,若译为“但是这甚至还不到这人的一半”,就显得古怪而不通顺。处理成“这在他身上远不是主要的”就好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