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覩著秋

paths的博客

 
 
 

日志

 
 

《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汉译详评(九)  

2010-09-03 15:15:19|  分类: 翻译写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However great the joy with which he welcomed a new discovery in some theoretical science whose practical application perhaps it was as yet quite impossible to envisage, he experienced quite another kind of joy when the discovery involved immediate revolutionary changes in industry, and in historical development in general.

这个长句的汉译问题不少,有理解的问题,也有表达的问题。

上一段谈的是马克思在科学研究方面的成就,而这一段可以看作是从科学(家)向革命(家)的过渡,到下一段完全谈马克思的革命活动。

上一句说科学是革命的力量Science was for Marx a historically dynamic, revolutionary force.),这一句继续解说科学与革命:马克思欢迎每一个科学发现,更欢迎对人类发展有革命性影响的发现,(我们把下一句 For example的例子暂时抛开,直接连上其后的For Marx was before all else a evolutionist.),因为他首先是一个革命家。这样也解答了“因为马克思首先是一个革命家”处于段首有些突兀甚至被认为承接不当的疑问。

汉译“任何一门理论科学中的每一个新发现”是非常强调的,这从“任何”和“每(一个)”中可以看出。英语原文的强调点却不在这里,而在however great上:However great the joy with which he welcomed a new discovery in some theoretical science。与汉译“任何”相对应的不是“any”而是“some (theoretical science)”,当译为“一些”“某些”;与“每一个”相对应的不是“every”而是“a (new discovery)”。

后面跟形容词“great”,那么“However”应当是“无论(no matter how)”之意,表示程度。汉译很容易译成表示转折的副词“但是”。原文中“However great envisage”这一部分并不是句子,而译入汉语都处理成句子,用“而”与主句“他体会到(he experienced)并列,实际上是把“However great”的重要性升级了。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就像英语里的长定语译入汉语成了独立句子一样,也许不必执着于语法成分,有时还要照顾到汉语的表达。

and in historical development in general”译为“对一般历史发展”是不妥的。这里的“in general”不是用来修饰“历史发展”的形容词,而是副词(短语)修饰谓语动词“involved”的。汉译可用“一般说来”“总起来说”“通常”。我曾改译为“对整个人类发展”。

像这类词语以英语理解没有太大问题,翻译时要选个恰当的词就不很容易。这里还有个典型例子就是这句中的“immediate”。这里指“新发现立即带来行业大革命”。上文还出现过一次“the immediate material means of subsistence”,是指“马上就需要的”“眼下的,目前的”。

另外,这句中的“industry”译为“工业”太具体而狭窄了,好像马克思只对推动工业发展感兴趣,不重视其他行业一样。应译为更加宽泛的“行业”。英语中说“Agriculture is an industry”,我们若译为“农业是一种工业”,问题就醒目了。

这一句结构上的主次,在原文中是清晰的。原文的草稿也能给我们理解的线索。“But science, though dear to him, was far from absorbing him entirely. No man could feel a purer joy than he when a new scientific progress was secured anywhere, no matter whether practically applicable or not. But he looked upon science above all things as a grand historical lever, as a revolutionary power in the most eminent sense of the word.”科学并不能完全吸引他。他把科学看作是撬动历史使之发展的杠杆。推动历史前进的革命才是他一生的使命。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