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覩著秋

paths的博客

 
 
 

日志

 
 

《围城》语言与结构  

2010-10-10 22:21:24|  分类: 一葉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初读《围城》时,被钱钟书语言的幽默智慧所吸引,像中学生一样把好句子抄到笔记本上,隔些日子翻开来欣赏一番。

假如苏小姐也不跟他讲话,鸿渐真要觉得自己子虚乌有,像五更鸡啼时的鬼影,或道家“视之不见,抟之不得”的真理了。──感受细腻,表达别致,拈来信手,嵌入自然。小说有学者风格。

这吻的分量很轻,范围很小,只仿佛清朝官场端茶送客时的把嘴唇抹一抹茶碗边,或者从前西洋法庭见证人宣誓时的把嘴唇碰一碰《圣经》,至多像那些信女们吻西藏活佛或罗马教皇的大脚指,一种敬而远之的亲近。──描写一个吻,一连三个比喻,不喜欢的人嫌多,谓之“掉书袋”,而我却觉得这样才淋漓尽致幽默而畅快。作者胸怀古今,脚踏中西,一下笔,思如泉涌,左右逢源,这三个比喻最先涌到笔尖而已。

三闾大学校长高松年是位老科学家。这“老”字的位置非常为难,可以形容科学,也可以形容科学家。不幸的是,科学家跟科学大不相同,科学家像酒,愈老愈可贵,而科学像女人,老了便不值钱。将来国语文法发展完备,总有一天可以明白地分开“老的科学家”和“老科学家”,或者说“科学老家”和“老科学家”。 ──对“老”字的修饰关系这种国语文法的敏感,又引出两个比喻,而这两个比喻既有相同相关联的基础(“愈老愈……”),又有相反相对照的趣味(一个越来越贵,一个越来越不值钱)。也是学者的敏感。

他知道他们的来意是探口气,便一字不提,可是他们精神和说话里包含的惋惜,总像圣诞老人放在袜子里的礼物,送了才肯走。这种同情比笑骂还难受,客人一转背,鸿渐咬牙来了一个中西合璧的咒骂:“To hell,滚你妈的蛋!”──有中西与古今的视野,有近乎哲学的思维。打破了揉在一起,再抟出自己的作品。

从语言趣味上说,我赞同夏志清的看法:“《围城》是中国近代文学中最有趣和最用心经营的小说”,然而,若说“可能亦是最伟大的一部”,我认为过于推崇而忽略了小说结构上的缺陷。

《围城》在结构上可以去三闾大学为界分为上下两部。上部出场的人物在下部里基本上都退去,不见了踪影。鲍小姐属过场人物,董斜川、曹元朗、褚慎明等皆陪衬人物,后文自然可以不提。苏文纨唐晓芙当属主要人物了,下部里也不再有戏,苏文纨后来尚露了一面有个照应,而唐晓芙只以“到香港转重庆去了”一句交待了事,不再提及。在下部出场的人物孙柔嘉、李梅亭、汪处厚、陆子潇、顾尔谦,上部里几乎都不曾有铺垫。仅靠方鸿渐贯穿关联,上下两部几乎可以独立成书。

不要求小说都有宏大的结构如《基督山伯爵》,不要求每一个情节都有伏线有照应,精致而恰当,但上下两部如此分断截然几无关联,我仍看作钱先生小说构思上的缺陷。如果不是钱先生不擅经营框架,那么,也许他心揖志于细腻的语言描写而视小说结构为余事吧?

  评论这张
 
阅读(95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