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覩著秋

paths的博客

 
 
 

日志

 
 

匠心巧手  

2010-10-14 23:12:06|  分类: 一葉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到句子有疾有缓,想到了欧阳修《昼锦堂记》中的开篇。据说他先写的是“仕宦至将相,富贵归故乡,此人情之所荣,而今昔之所同也。”后来又加上“而”字,成了“仕宦而至将相,富贵而归故乡……”。

为什么加一个虚字“而”,句子即由急促而变舒缓呢?原句“仕宦至将相”,“仕宦”是主题,“至将相”是描述,说明“仕宦”的程度或目的,两者关系紧密,没有“至将相”则句子不完整。加上虚字“而”作连接,使得前后独立性都变强了,相当于“人做官,结果官高到将相之位”。读时因一“而”字延长了停顿,速度便由疾变缓了。

语言像一团面泥,由巧匠之手塑造出各种形象,栩栩如生,生动逼真。读到几种强调形式,好像看到塑造成形的过程与技巧。

“好得很”──在正规的“很好”的模子上,把表程度的“很”字拉长突出。

“粗疏乃尔” ──则由“非常粗疏”到“粗疏到如此程度”,也把“乃尔”置后强调。

“甚矣,汝之不惠” ──竟然还可以表程度的“甚”字如此这般地单独拿出来,让人们的注意力全集中在这里。

“我就奇了怪了” ──“奇怪”本可以做形容词的,但不如用作动词有力。“我就奇怪了”再加上一个“了”字间开“奇”与“怪”,在我看来,“了”字纯属衬字,它的弱读使得重音得以完全集中在“奇”字上,让听者意识到奇怪的程度之惊人。

“那叫一个‘猛’” ──“很猛”这种说法太普遍,以致于人们不再把“很”字当作强调了,地位甚至都不如远在其下的“相当”了。“那真叫猛”有一些强调,但无法与“那叫一个‘猛’”相比。有“那叫”开道,加上“一个”抬轿,最后出场的“猛”字才真正隆重。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