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覩著秋

paths的博客

 
 
 

日志

 
 

醉翁亭记参考  

2010-10-02 17:54:34|  分类: 名篇细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帖子本来可以取名为《研究〈醉翁亭记〉不可不读的诗和文》,只是我不喜欢那种“不可不读”的语气。不读又如何?何以见得不读便不可?

读读这些诗文,能帮助我们了解些背景,更好地理解醉翁之心醉翁之意,不至于“以自鸣得意的心情把《醉翁亭记》吟诵一遍”就得出欧阳修“自矜政绩,是自鸣得意”的结论。

(一)

寄欧阳公

富弼

滁州太守文章公,谪官来此称醉翁。
醉翁醉道不醉酒,陶然岂有迁客容。
公年四十号翁早,有德亦与耆年同。
意古直出茫昧始,气豪一吐阊阖风。

(二)

题滁州醉翁亭

欧阳修

四十未为老,醉翁偶题篇。
醉中遗万物,岂复记吾年
但爱亭下水,来从乱峰间。
声如自空落,泻向两檐前。
流入岩下溪,幽泉助涓涓。
响不乱语,其清非管弦。
岂不美丝竹,丝竹不胜繁。
所以屡携酒,远步就潺湲。
野鸟窥我醉,溪云留我眠。
山花徒能笑,不解与我言。
惟有岩风来,吹我还醒然。

(三)

赠沈遵

欧阳修
群动夜息浮云阴,沈夫子弹《醉翁吟》。

《醉翁吟》,以我名,我初闻之喜且惊。

宫声三叠何泠泠,酒行暂止四坐倾。

有如风轻日暖好鸟语,夜静山响春泉鸣。

坐思千岩万壑醉眠处,写君三尺膝上横。

沈夫子,恨君不为醉翁客,不见翁醉山间亭。

翁欢不待丝与竹,把酒终日听泉声。

有时醉倒枕溪石,青山白云为枕屏。

花间百鸟唤不觉,日落山风吹自醒。

我时四十犹强力,自号醉翁聊戏客。

尔来忧患十年间,鬓发未老嗟先白。

滁人思我虽未忘,见我今应不能识。

沈夫子,爱君一樽复一琴,万事不可干其心。

自非曾是醉翁客,莫向俗耳求知音。

(四)

赠沈博士歌

欧阳修

沈夫子,胡为《醉翁吟》?醉翁岂能知尔琴。

滁山高绝滁水深,空岩悲风夜吹林。

山溜白玉悬青岑,一泻万仞源莫寻。

醉翁每来喜登临,醉倒石上遗其簪。

云荒石老岁月侵,子有三尺徽黄金,写我幽思穷崎嵚。

自言爱此万仞水,谓是太古之遗音。

泉淙石乱到不平,指下鸣咽悲人心。

时时弄余声,言语软滑如春禽。

嗟乎沈夫子,尔琴诚工弹且止!

我昔被谪居滁山,名虽为翁实少年。

坐中醉客谁最贤,杜彬琵琶皮作弦。

自从彬死世莫传,玉连锁声入黄泉。

死生聚散日零落,耳冷心衰翁索莫。

国恩未报惭禄厚,世事多虞嗟力薄。

颜摧鬓改真一翁。心以忧醉安知乐。

沈夫子谓我:翁言何苦悲?

人生百年间,饮酒能几时!

揽衣推琴起视夜,仰见河汉西南移。

(五)

记欧阳论退之文 苏轼

苏东坡全集(中)第十五卷 题跋

韩退之喜大颠,如喜澄观、文畅之意,了非信佛法也。世乃妄撰退之与大颠书,其词凡陋,退之家奴仆亦无此语。有一士人于其末妄题云:“欧阳永叔谓此文非退之莫能。”此又诬永叔也。永叔作《醉翁亭记》,其辞玩易,盖戏云耳,又不以为奇特也,而妄庸者亦作永叔语;云:“平生为此最得意。”又云:“吾不能为退之《画记》,退之又不能为《醉翁记》。”此又大妄也。仆尝谓退之《画记》近似甲名帐耳,了无可观,世人识真者少,可叹亦可愍也。

(六)

耆旧续闻/卷十

陈后山云:“退之作记,记其事尔;今之记,乃论也。”少游谓《醉翁亭记》亦用赋体。余谓文忠公此记之作,语意新奇,一时脍炙人口,莫不传诵,盖用杜牧《阿房赋》体,游戏于文者也。但以记号醉翁之故耳。

  评论这张
 
阅读(6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