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覩著秋

paths的博客

 
 
 

日志

 
 

改稿就像玩斧子  

2011-09-14 23:30:14|  分类: 翻译写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应友人邀,就稿子谈自己的看法,多是跟着感觉走。又征得友人许可,贴上博客。)

 

儒家文化秋后算账等精神暴力是社会戾气弥漫之源

邓继焦

@[我个人相当讨厌这个字符。电子邮件刚兴起时,人们都不熟悉它,读成“圈a,现在自然很多人都熟识了。报纸上如此疯用,我为没有必要。这个外语字仍会给读者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参见下面对括号的评说]郑渊洁:北京某重点中学一班主任要求同学匿名写出对她的感受,并保证不管怎么写她都不会生气。两位同学写了负面感受。她阅后大怒,叫两人投案自首。全班无人吭声。她冷笑着念颂文,念完一篇让文主拿走一篇。最后两负面文主人暴露,从此噩运开始,生不如死。(《都市女报》201196日星期二4伊言堂“博”览人生)[括号里注明信息来源可能是论文的要求,规范了却少了情趣最近翻译兰姆的文章,就不喜欢他那泛滥的括号与破折号。如果小品文都弄成论文一样干瘪,那当是一种病态。比如谈到陆游生在南宋,长在南宋,铿锵有力,论文形式可能就是“陆游(11251210)”]

不论好坏优劣,各种观念都会传导于不同阶级、阶层、性别,代际推衍,跨越时空。班主任主导校园版《暗算》和《风声》[是否必要交代出具体的地名校名人名,还是此处故意用作泛指?“主导”与“主演”哪个好?],恶相示人,刻薄待人,翻脸不认人[三“人”并列,有气势]——以其后行咂摸其前言,甚至可逆推(其?)下意识的险恶用心,可谓品性恶劣——言而无信,出尔反尔,翻覆无常,自打嘴巴,自我拆解,自相矛盾,师德失范,何以己立立人、教书育人?[成语两个即可,四个已显多,因为过多同义词并列,又失去了力量。 “师德失范”是否应该另起一句?“己立立人可否改作“立己立人”?]何以教导学生精神模塑诚实守信成合格公民?[改成“何以教导学生诚实守信做合格公民”如何?精神模塑”是个典型例子,我不会在文章中使用。]当道统、政统、学统互为镜像[“镜像”一词又是一个例子。这种词毕竟有些人不熟悉,用多了就形成了风格,使得读者感到隔膜。论文中“论二语习得中的负迁移”也许正常,但若写给大众看,就有点矫情了。]师道尊严竟成了某些无德失信公权部门的恶劣化身?[“无德失信”这些修饰语一多,句子就长了。信息多了,重点难突出,理解起来就难了。简洁有利于突出重点。][我们回头从“统一性”角度看这一段:如果第一句“观念……代际推衍,跨越时空”是段落的主旨,那么,其后的句子应该都是阐述“如何代际推衍,跨越时空”的。“言而无信”不足以为师为范,好像没有谈及证明“代际推衍,跨越时空”改进方法有两种,一是添加句子以证主旨,一是把主旨句移后,放到谈“代际推衍,跨越时空”的例证处。]

竟跋扈如精神警察[可加上主语,使语意更清晰。],妄想精神笼罩,左右他(人?)感受,不容负面看法——虽未像孔子诛少正卯似地消灭肉体和精神,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等话语霸权、精神暴力幽灵附体,也足够恐怖;[破折号就有从主要思路上叉开的功能,再加上“虽然”也有提及次要方面的功能,更为关键的是“但”之后本来应该是主要信息的,实际上却不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远离主题;“话语霸权、精神暴力幽灵附体”也不靠近;最重要的部分足够恐怖也不能与主题关联。总之,从“统一性”上看,它们既不论证“代际推衍,也不是标题中的“秋后算账”。] 21世纪了,还祭起儒家文化秋后算账(的利器/法宝?),像极专制集权(一样虚妄迷恋意识形态化,搞思想专政,甚至控制言行。料想她不过(她或许)有些“反右”运动和十年“文革”间接经验,咋也习焉不察、无师自通般如(地使用)“反右”运动引蛇出洞(的手段)?难不成(道是)被儒法文化现代体现的“反右”运动(或)文革(的)幽灵附体?

1957年,先是党政公权并主流舆论一致提倡大鸣大放,稍后就 “见势不妙”,立马风云突变,秋后算账,倒打一耙,反说接受主流舆论感召初衷良好欣提改进意见诉求和谐者“不打自招”[逗号应去掉,因为后面的“攻击”与“自招”并列,而不是与“反说”并列]恶毒攻击党和社会主义,妄图复辟[可断以句号]更有甚者,居然大量炮制指标性“右派”……[省略号换成“结果”或“致使”如何?]几十万精英突遭莫白冤情,甚至冤狱,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由此万马齐喑,万口噤声,人人自危,新中国刚刚营建的积极乐观昂扬等新型社会风尚急转恶变、畸变、癌变……[能否更简洁些。省略号可否改成句号]

主流舆论频频紧箍咒般制造紧张空气,只会妨碍政治、法治、精神文明建设,恶性循环,而氛围宽松才能文明进步。

道统、政统和学统互为镜像中国历次政治运动、内乱等不啻内讧、内耗,摧残国家民族骨血,自毁长城,难以持续和平建设——这关涉儒家文化话语霸权、精神暴力、文化恐怖[能简洁些吗?]等,它们使家庭和社会常态戾气弥漫[是“戾气弥漫成为常态”的意思吗?],难以真正和谐不但常态[能换一个词吗?]摧残弱势受体[这是典型的论文语言。这个词没有“友好”的表情,却不乏“正统”的架子。它将读者推开了。]身心,而且民族常态内耗频遭外敌乘隙而入,不攻自破——其遗毒深重,贻害深远,也远比十年文革几乎将国民经济带入崩溃边缘可怕。

 

附最终定稿:儒家文化秋后算账等是社会精神暴力、戾气弥漫等文化祸源

                         邓继焦

据郑渊洁说,北京某重点中学一班主任要求同学匿名写出对她的感受,并保证不管怎么写她都不会生气。两人写了负面的。她阅后大怒,叫两人投案自首。全班无人吭声。她冷笑着念颂文,念完一篇让文主拿走一篇。最后两负面文主人暴露,从此噩运开始,生不如死。(96日《都市女报》4版伊言堂“博”览人生)

如此自恋,几近完美主义,殊不知,“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又极端在乎自我形象反馈,而一旦他人稍有微词反馈出乎意料,却根本不能真实面对自我镜像,自己脸污,却气量狭小反责指正者,岂不是叶公好龙般口是心非、虚伪透顶?

不能正视自我镜像也罢,言行乖戾、价值误导等等就极其可怕。

不论好坏优劣,各种观念都会传导推衍于不同阶级、阶层、性别,精神模塑,习焉不察,并以代际传承等形式跨越时空。正因如此,言传身教为人师者才更应谨言慎行、正己正人。

主导校园版《暗算》和《风声》,恶相示人,刻薄待人,翻脸不认人——尽管谁的下意识都经不起价值审视,但察其后行,咂摸前言,甚至都可特别逆推这位班主任下意识用心险恶,品性恶劣——翻覆无常,出尔反尔,言而无信,自打嘴巴,自我拆解,自相矛盾,何以正己正人?形象负面,师德失范,何以教书育人?何以教成合格公民诚实守信?

为师竟跋扈如精神警察,妄想心理笼罩,完全左右他人感受,丝毫不容别人对自己有负面看法——她“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等话语霸权幽灵附体,偏嗜精神暴力,奉行心理恐怖,着实骇人,足够令斗胆“犯颜”者后怕不止;如有鲁司寇般的权力,想来她也会如法炮制像孔子诛少正卯似地消灭异己?

以少正卯有“心达(或作“逆”)而险、行辟而坚、言伪而辩、记丑而博、顺非而泽”五种恶劣品性为由诛杀了他。作为春秋另类异端的“微博”青年,少正卯活生生死于自由思想;孔子开了人类诉诸暴力解决所谓“思想罪”的恶劣先例——用法律来论,他用心险恶滥用职权,最该被判死刑。

几千年来,中国造物主和终极审判者合一的“上帝”信仰文化性缺失,主流儒教实用理性等文化越界并行相应法理僭越,相应权力僭越,社会难免乱象纷纭,怪相连连——凡是“上帝”信仰文化性缺失,必有精神僭主,如替代性圣贤、世俗权力等被实用理性自我神圣化或泛神化;凡有思想文化等精神暴力,必有文化越界;凡有文化越界,必有权力越界。中国没有权责利分明的文化、机制、体制,各行各业特别是强权、公权强势部门均有滥用职权现象,是主流文化越界并相应权力越界的必然体现;让上帝的归上帝,让凯撒的归凯撒,让法律的归法律,让市场的归市场……或许永远只是中国神话,俨然天方夜谭。

公权即国民镜像。转型中国某些无德、失信公权部门服从金元招引,如有些地方公检法竟成了某些当权者并利益集团私欲膨胀权钱交易的看门狗和黑辣打手,钓鱼执法,跨省拘捕……不一而足。十分明显,她滥用职权,不但俨如道德警察、思想判官,还自我行政、自我司法般僭越权力,将人民教师教书育人的准职权私刑化,像极权力暴力信奉者,有点权力就要用到极致,变相作践人,以让人难受、活受罪为能事,以体现“职权”意志和施虐狂般的自我意志,以公名遂私愿,特别是对胆敢违逆其意愿者,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吃人礼教使受虐狂和施虐狂相互转化,媳妇熬成婆就暴戾乖谬、变本加厉——足见文化越界并权力越界的民族无意识多么可怕。

如此师道尊严,21世纪仍祭起儒家文化法宝,操起秋后算账利器,简直就是道统、政统、学统互为镜像“君权神授”等专制集权化身,并其“帮凶”“帮忙”“帮闲”杀手或准杀手般阴阳怪气、皮里阳秋的合谋舆论——阴阳两手,既诉诸实然暴力,又诉诸精神暴力等心理恐怖,虚妄迷恋精神纳粹,搞思想意识形态专政,诉求控制受者言行,甚至奢望统摄其下意识,对权力邪恶不置一词,独对弱势者(群体)狺狺不置,“从指挥刀下骂出去,从裁判席上骂下去,从官营的报上骂开去,真是伟哉一世之雄,妙在被骂者不敢开口。”(鲁迅《而已集·革命文学》)

她或许有些“反右”运动和十年“文革”间接经验,却能无师自通如“反右”运动引蛇出洞,俨然已被儒法文化体现的“反右”运动甚至强迫“灵魂深处爆发革命”实则“文攻武卫”的十年“文革”等幽灵附体。

1957年,党政公权并主流舆论一致提倡大鸣大放,一时聚讼纷纭,“见势不妙”,立马就风云突变,秋后算账,倒打一耙,反说感召于主流舆论初衷良好欣提改进意见诉求和谐者早有预谋,恶毒攻击党和社会主义,妄图复辟,“不打自招”,更有甚者,居然各部门各级单位大量炮制指标性“右派”,致使几十万精英突遭莫白冤情,甚至冤狱,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由此万口噤声,人人自危,新中国刚刚营建的积极昂扬乐观公义等新型社会风尚急转恶变、畸变、癌变,难以消弭和根治。

主流舆论频频紧箍咒般制造紧张空气,使万马齐喑,只会妨碍政治、法治、精神文明建设,恶性循环;氛围宽松,才能文明进步。

中国历次政治运动等民族性内乱、内讧、内耗不啻摧残国家骨血,自毁长城,难能持续和平建设——这关涉儒教精神暴力、话语霸权的文化恐怖,家庭和社会常态戾气弥漫,难以真正和谐不但常态摧残卑弱者(群体)身心,而且民族常态内耗,频引外敌乘隙而入,不攻自破——儒教几千年温情脉脉身份互换彼此取代主奴循环,如翻新如旧、万难轰毁的“铁屋子”循环互奴游戏,伪善巧取恶劣远甚丛林豪夺,而其遗毒深重贻害深远如败坏社会风气和生态使恶性循环,也远比“文革”几乎将国民经济带入崩溃边缘可怕。不可不察。

失察民族文化无意识病毒,我们将永远不能完成精神现代化。

201196日星期二——2011914日星期三

  评论这张
 
阅读(43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