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覩著秋

paths的博客

 
 
 

日志

 
 

庄惠辩鱼  

2015-12-30 19:35:20|  分类: 名篇细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

庄子曰:“鯈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

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

庄子曰:“请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

一、“濠上”不是“桥上”

“濠梁之上”翻译成“濠水桥上”可以,其中“梁”解释为“桥”(也有解释为“堤”的),但我们应该看到,文中最后一句“我知之濠上也”并没有“梁”字,所以译为“我是在濠水的桥上知道的”无疑是不妥的。

这个故事流传下来,有了成语“鱼游濠上”。你说,鱼是游在濠水里,还是游在濠水的桥上?

二、庄子的最后结论是什么?

按逻辑完成填空,或可理清辩论思路:

惠子曰:“你不是鱼 [前提]你不知鱼(之乐)[结论]。”

庄子曰:“你不是我[前提]你不知我(知鱼)[结论] 。”

惠子曰:“我不是你,我不知道你[前提];你不是鱼,你不知鱼(之乐)[结论]!”

庄子曰:“你说“你怎么知鱼(之乐)”,这么说就已知我(知鱼)了[前提];(                 [结论]。”

三、惠子知不知庄子?

一方面,惠子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时,他对庄子“知鱼乐”一事是知晓的。若不知,何以有“子安知”之问?这就是庄子“循其本”时所说的“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

另一方面,惠子“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句,以反问形式,表达了肯定的意思,即“子非鱼,子不知鱼!”既然这么说,那么对于庄子“不知鱼”这一点,惠子是肯定的、知道的。因此,也就证明了,惠子非庄子,但惠子知庄子。

无论惠子认为庄子知鱼还是不知鱼,惠子都是知庄子的。惠子既知庄子,那么,庄子知鱼,就可类推出来。势如破竹,迎刃而解。

庄子指出了惠子的自相矛盾:嘴上说“我非子,固不知子”,实际上,“问我时既已知吾”,然后得出“我非鱼而我知鱼”的结论——“我知之濠上也”。

四、惠子选哪条道,前面都是坑。

先看一篇故事:《一堂礼仪课》

皮特和约翰到饭店去吃饭。他们俩都点了牛排。没过多会,服务生就将牛排端了上来。皮特一把抓过那块大的。约翰冲他发火,说:“多没礼貌!你自己先动手,还拿了块大的!”

皮特应道:“要是你先拿,你拿那块?”

“当然是那块小的。”

“那你还抱怨什么?你得到了,对不?”

皮特问“要是你先拿,你拿那块?”答案只能是二选一,要么“拿大块”,要么“拿小块”。约翰若说“我拿大块”,皮特就会说:“那你还抱怨什么?换了你不也拿大的吗?”约翰若说“拿那块小的”,皮特就会说:“哪你还抱怨什么?你本来就想拿小的嘛!”

皮特的问话就等于给约翰划了两条道让他选,而哪一条道前面都有一个坑。

与这个故事相似,庄子在问“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时,也给惠子划了两条进坑的道。惠子若说,“我非子而我知子”,庄子就可说,“我非鱼而我知鱼”。惠子若说“我非子,我不知子”,则庄子可说,“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依旧推出他知鱼的结论来。

五、“惠子已经被他拄的拐棍绊倒了”

惠子在问“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时,就表明了他对庄子知鱼一事已经知晓,或者对庄子不知鱼乐之事已经知晓,在庄子反问“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时,他却说出“我非子,固不知子”的前后矛盾的话,有网友说“惠子已经被他拄的拐棍绊倒了”,可谓既恰当又形象。

六、枉诬庄子

然而,竟然有人认为:

1)从故事本身来看,庄子占了上风。结尾处,在惠子巧妙地援引庄子的反驳建立起符合逻辑的推理后,庄子似乎应该无言以对而就此认输了,可是他却又返回争论的起始,借偷换概念而避重就轻地将惠子的发难化解了。所谓偷换概念,指他把惠子说的“安知”,解释成“哪里知道”或“怎样知道”,而惠子的本意却是“怎么(能)知道”。

2)从逻辑上看,惠子是胜者。前面说过,庄子是靠故意曲解惠子的意思,才在争论中得以维持自己最初的判断,而这种做法显然是有悖于逻辑判断规则的,所以说,惠子才是胜者。

首先,惠子面对庄子的反问“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只有“知”与“不知”两条进坑道可走。援引庄子的话,不过是沿着庄子给他划出的道而行,躲过一明坑(“我非子而知子”),却跌入一暗坑(“我非子固不知子”),被庄子迎头痛击(“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毫无招架之力,无言以对,惨败告终而已,有何“巧妙”可言?

其次,说庄子偷换概念,把表示“怎么”的“安”字理解成了“哪里”,是没有读懂辩论中的逻辑。如果庄子真的想偷换概念,他为何还不嫌麻烦地“循其本”?他何不在惠子问“安知”时就直接偷换:“我知之濠上也”?

庄子说请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是在认真地辩论。“我知之濠上也”并非回答“安知”之问,而是庄子辩论的结论。

七、不顾语境是致命伤

对于庄子辩论中的清晰逻辑读不懂理不清,也就算了,可是,对于惠子最终无言以对这一点,也能视而不见吗?说什么庄子“故意曲解”,什么“惠子才是胜者”,难道《庄子》一书中记载这故事,就是让想向后人展示庄子如何偷换概念不讲逻辑吗?

不懂而强解,抛开语境不顾,掐头去尾地断章,于庄子是枉诬,于学生是误导。

八、“我知之”后面加上为什么“濠上”?

如果庄子的结论是“我知之”,可能就不会被误解了,因为“我知之”回答的是“知鱼不知鱼” 的问题,而后面一加“濠上”,成了“我知之濠上”,似乎是回答“在何处知鱼”了。有人因此而说庄子偷换概念。

其实,庄子“我知之濠上也”句应该不是这个意思。它不但没有“是……的”的强调,也不是“我在濠水的桥上知道的”,——因为这么翻译实际上是去掉了“之”而添加了“梁”。应当译为:“我在濠上知道鱼(之乐)了”。如果加上与前面“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一句相关联的词:“故”或“因此”,就是“因此,我在濠上知道鱼(之乐)了。”说得再通俗一点,就是“所以,我(虽然逰)在濠上(,没有游在濠水里,可我)知道濠水里游鱼的快乐了。”

九、也说古诗文网的白话译文

庄子和惠子一起在濠水的桥上游玩。庄子说:“鯈鱼在河水中游得多么悠闲自得,这是鱼的快乐啊。”惠子说:“你又不是鱼,哪里知道鱼是快乐的呢?”庄子说:“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儿是快乐的呢?”惠子说:“我不是你,固然就不知道你(的想法);你本来就不是鱼,你不知道鱼的快乐,这是可以完全确定的。”庄子说:“让我们回到最初的话题,你开始问我‘你哪里知道鱼儿的快乐’的话,就说明你很清楚我知道,所以才来问我是从哪里知道的。现在我告诉你,我是在濠水的桥上知道的。”

1“游于濠梁”之“游”,译成“在濠水的桥上游玩”,感觉“桥”作为他们的游览区域小了点,或许就是游的时候从桥上走过,而不是局限于桥上。“梁”字译作“桥”虽也通,我更倾向于译为“堤”,即“庄子和惠子走在濠水河堤上。”

2“安知鱼之乐”与“安知我不知鱼之乐”两句里“安”字,当译成同一词。一译“哪里”,一译“怎么”的译法没有必要。

即便译成“你哪里知道……?”,也仍旧是以反问表达“你不知道……”的意思,而不是以询问信息为目的:“你是在哪里知道……的?”

“你又不是鱼”和“你又不是我”里的“又”字,虽然也通,但我主张去掉。加一“又”字,吸引了重读,就转移了语句的重点。

3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这句与后面“我知之濠上也”的关系极为紧密,两句间若断以句号,就割裂了两句的关系。正确断法可参照上一句:“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以分号连接。

现在我告诉你”是凭空添加的,好像庄子对于“何处知晓”故意拖延不讲,留待最后揭秘似的。添加这一句,是没有读懂前后两句的关系:前句为前提,后句为结论。

庄子说:“你说‘你怎么知道鱼是快乐的?’这话时,就是已经知道了我知道鱼乐而问我的,那么,我在濠水上就知道濠水里的鱼乐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