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覩著秋

paths的博客

 
 
 

日志

 
 

可怜的梭罗——读《瓦尔登湖》翻译(153)  

2015-08-31 19:46:05|  分类: 《瓦尔登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he works of the great poets have never yet been read by mankind, for only great poets can read them. They have only been read as the multitude read the stars, at most astrologically, not astronomically. Most men have learned to read to serve a paltry convenience, as they have learned to cipher in order to keep accounts and not be cheated in trade; but of reading as a noble intellectual exercise they know little or nothing; yet this only is reading, in a high sense, not that which lulls us as a luxury and suffers the nobler faculties to sleep the while, but what we have to stand on tip-toe to read and devote our most alert and wakeful hours to.

(徐迟译)伟大诗人的作品人类还从未读通过呢,因为只有伟大的诗人才能读通它们。它们之被群众阅读,有如群众之阅览繁星,至多是从星象学而不是从天文学的角度阅览的。许多人学会了阅读,为的是他们的可怜的便利,好像他们学算术是为了记账,做起生意来不至于受骗;可是,阅读作为一种崇高的智力的锻炼,他们仅仅是浅涉略知,或一无所知;然而就其高级的意义来说,只有这样才叫阅读,决不是吸引我们有如奢侈品,读起来能给我们催眠,使我们的崇高的官能昏昏睡去的那种读法,我们必须踮起足尖,把我们最灵敏、最清醒的时刻,献予阅读才对。

       1) read一词译为“阅读”可以,或者就是“看书”的“看”字。这一章的标题“reading”即可译作“读书”。“read the stars”徐译“阅览繁星”,戴译“观望满天繁星”,王译“仰望星辰”,都没译成“阅读星辰”,大约这不太像汉语。不过,听费翔的《读你》,“读你千遍也不厌倦,读你的感觉象三月”,觉得也完全可以。

      2) learned to cipher徐译“学算术”是对的;王译“学会用密码书写”挖掘得过深了,好像生意人记账都要用密码似的。

      3) they know little or nothing 戴译“略知一二”是在强调“知”,尽管知得少,但原文的“little”倾向否定的,所以应译“所知微乎其微(王译)”或“知之甚少(仲泽译)”。——这是中学英语里常讲的“little”与“a little”的区别。

      4) stand on tip-toe to read 徐译“踮起足尖”可以;戴译“端坐一隅”有点莫名其妙;王译“蹑手蹑脚”偏了。“stand on tip-toe”是“踮起脚尖站着”而不是“踮着脚尖行走”,所以它不是强调“quietly or carefully”,而是“eagerly anticipating something”正是梭罗说的,阅读时保持警觉、清醒。

       (戴欢译)这些伟大诗人的诗篇,人类迄今从未阅览过,只有伟大的诗人才能读懂它们。众人阅读这些诗人的大作,有如抬头观望满天繁星,至多是为了观测星相,而不是做什么天文学探索。大多数人学会了读书,只是为了贪图微不足道的便利,如同他们学会了数字运算是为了盘算账目,以免与人交易时受骗上当。但是,阅读作为一种高尚的心智锻炼,他们却略知一二,或一无所知;阅读不应如奢侈之物引诱我们,致使我们的头脑在读书时精神涣散、昏昏沉沉。我们须端坐一隅,趁我们最为警醒的大好时光去凝神阅读。这样的阅读,才是与读书的初衷相符合的。

    (王义国译)人类还从来没有读懂伟大诗人的作品,因为只有伟大的诗人才能读懂它们。人们读这些作品,如同仰望星辰一样,充其量是观看星象,而不是研究天文。大多数人学会阅读,是为了获得一种微不足道的便利,就像学会用密码书写,是为了记账并在做生意的时候不会上当,但对于一种高尚的智力训练的阅读,他们所知微乎其微或者一无所知。然而只有这种阅读,才是在一个高层次的意义上的阅读,它不是像奢侈品一样让我们昏昏欲睡,听任更高尚的官能一直睡眠,而是我们在阅读的时候不能不蹑手蹑脚,不能不献出最警觉、最清醒的时间。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