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覩著秋

paths的博客

 
 
 

日志

 
 

[转帖] 简评孙家洲与郝相赫之争  

2015-09-25 18:28: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支柱

    2015年9月20日,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孙家洲教授因他新招收的硕士研究生郝相赫在“朋友圈”内屡屡发表攻击他人的言论特别是辱骂史学界同行专家为“汉奸”、“垃圾”而在自己的“朋友圈”内发表《告学界朋友与弟子的公开信》,声称已经“忍无可忍”、“从长沙返京之后,我就办理校内中止与郝相赫师生关系的手续”。郝相赫随即发表了一个《情况说明》:

    ]我以前读过北大阎步克教授、人大韩树峰老师的高作,并不十分佩服,于是就拿来比较,说后两者“平庸”......

    我在私人空间里说话自然随便一些,这些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是公开领域,我绝对不会说两位学者不好,我公开领域见到韩树峰老师的话,一定是问好的。见到阎步克教授的话,我也至少不会当面攻击他。

    还有一点要注意的是,即便是在朋友圈中和自己的私人朋友分享对学者的看法,但我对人大韩树峰老师是保留了尊重的,没有直接点出其名字,而是用拉丁字母代替。而在孙老师的公开信里,直接给我还原了出来予以宣布。

    我作为读者,读了公开出版的著作,当然是有评论的权利的。我这评论只涉及作者的学识能力,没有人格攻击,我想这样的评论哪怕公开发表,也是不违法,不违反组织纪律的,但我出于对学术前辈的尊重,只是在自己的私人空间里发表,就算这样,我的话还是被公开信传播,那就好比在酒桌上的话被偷拍视频一样,我觉得这是不太公正的。

    ......拜公开信所赐,我的名誉受到很大伤害,原先在北京考博的计划也完全泡汤......

    我仍然非常尊敬孙家洲老师,感谢开学这段时间他对我的指导!我向孙家洲老师、韩树峰老师致以十分诚挚的歉意。我也承认对阎步克教授的私人评论是错误的,应予收回。我接受孙家洲老师公开信的要求,同意解除与孙家洲的老师的指导关系。但是,我作为通过国家统一考试招考的硕士研究生,我必须声明,我没有违反任何组织纪律,我将不惜一切手段维护我作为研究生的合法权利。

    郝相赫回避了他骂“阎步克这个垃圾”、说田先生的弟子“不是垃圾就是汉奸”等言论。无端骂人“垃圾”、“汉奸”,显然是人格攻击,是违法的。“垃圾”、“汉奸”等于“并不十分佩服”和“平庸”吗?这样的辩解是不诚实的。从郝相赫的微信截图看,他还说过,“人大最大失误就是不改从这个(北大历史系)垃圾系引入大量的唐宋领域老师…。”《情况说明》也隐瞒了这句话。他在《情况说明》中说孙家洲教授的公开信使他“原先在北京考博的计划也完全泡汤”。他为什么打算将来报考“垃圾系”的博士研究生呢?作为人民大学历史系的硕士研究生他骂将来要报考的北京大学历史系为垃圾,如果将来真考上了北大历史系的博士研究生,他会怎么辱骂人民大学历史学院的老师呢?

    史学是特别依赖知识积累的领域,一个二流学校还跨专业考上史学研究生的,当然很聪明,但专业知识的积累非常可怜,凭这点浅薄的学识就视前辈为垃圾,以后拿到历史学的硕士、博士学位还了得?既不诚实,还这么狂妄,这样的学生,就不该招收。 

    如此不诚实的无知妄人为什么没有通过硕士研究生笔试和面试淘汰,孙家洲教授把这样的学生招进来就不该自我反省?既然招进来了,又不符合取消入学资格或开除的条件,还不听教导,换导师给个教训并无不妥。但是基于学生微信朋友圈的私密性和知名教授的身份,发表公开信是反应过度了。尽管孙家洲先生的《告学界朋友与弟子的公开信》也是发表于朋友圈,但是一个名大学的名教授,其朋友圈的影响力跟一个本科刚毕业的普通学生相比,完全不是一个量级。因此,孙家洲教授的公开信有反应过度之嫌。而这种过度的反应,可能是基于对无知者动辄辱骂自己同行专家是“汉奸”、“垃圾”的厌恶和该学生不听劝告的恼怒,也可能是急于通过与该学生切割来避免得罪圈内的朋友。这一过度反应的结果,是与孙家洲关系比较亲密的人民大学历史系同事也不可能接收郝相赫。

    不过事态扩大的原因绝不仅仅是孙家洲教授的“朋友圈”比郝相赫的“朋友圈”影响大,也是因为郝相赫借《情况说明》对孙家洲的回击。一个巴掌拍不响,郝相赫这一外柔内硬的强力回击,极大地提高了事件的新闻价值。即使“酒桌上的话被偷拍视频”是孙家洲所为(其实这话也是诬陷,孙家洲哪里是偷拍?明明是劝阻在先,郝相赫非要加码胡说他才当面录音的),把这个“视频”由小范围传播改为公映的也是郝相赫自己。我所看到的绝大部分报道,尽管题目说的是孙家洲公开声明与某某断绝师生关系,其内容无不附带着郝相赫的这份《情况说明》。从《情况说明》选材的狡诈和立场的强硬看,我甚至怀疑就是郝相赫本人主动找记者将事态闹大的。

    郝相赫成功地引导了舆论,把孙家洲对学生不端行为的过度反应变成了将私下言论曝光的公开告密行为和侵犯学生名誉的行为。但是骂人“垃圾”、“汉奸”这种侮辱他人的不法行为跟批评当权者的言论完全是两码事。郝相赫又自称他的这些言论是学术评论,学术评论还怕曝光吗?侵犯名誉须以捏造事实和过失传播不实消息为前提,孙家洲捏造或传播不实消息了吗?一个背地里无端辱骂学界前辈“垃圾”、“汉奸”的人应该享有尊敬师长的名誉吗?

    事情闹大之后,一方面确实导致孙家洲面临强大的舆论压力而不得不软化自己的激烈言论,另一方面也导致人民大学历史学院的其他教授、副教授不敢接收郝相赫这个学生了。郝相赫已经正式入学,又不符合开除和取消入学资格的规定条件,却没有一个导师愿意接收,于是历史学院的现任领导们犯难了。这就是郝相赫收回《情况说明》和孙家洲的再次回应被学院领导阻止发表的原因。

    今天见到某法学教授转发所谓此事件的“最经典评论”:“学生年少轻狂,恃才自傲,但有一定功底和见地,不失为可教之才;老师看似义正言辞,实则居心叵测,表面看是为了教育学生,实际是为了公开羞辱那两位教授。”这不但假定了孙家洲教授心里阴暗,而且假定了孙家洲跟阎步克等教授相互嫉恨到了仇令智昏的程度。这种假定有证据吗?史学专业毕竟不同于思想政治工作(五毛)专业,史学教授能蠢到以为靠转播无知妄人骂人“垃圾”、“汉奸”的言论就可以羞辱同行吗?骂人“垃圾”、“汉奸”是什么“功底和见地”?写到这里,我忽然想起,在中国大陆,思想政治工作专业发的也是法学学位。令人讶异的是,郝相赫在《情况说明》中就强烈暗示了对阎步克、韩树峰名誉造成损害的是孙家洲而不是他本人。即使这个“最经典评论”不是他本人或者他的朋友写的,至少也是他诱导出来的。

    2015年9月25日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