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覩著秋

paths的博客

 
 
 

日志

 
 

读陈忠诚的《汉英词语对译正误辨析》  

2016-01-19 08:38:04|  分类: 翻译写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忠诚先生阅读英文书刊,记录英语中新出现的词语,积累了丰富材料,以其对词语的敏感,辨析词义,为汉英词典指谬。就如陆谷孙先生序中所说,“纳新如此广泛,又肯下如许工夫者(陈不用电脑,全凭手制卡片),同龄专家中可说绝无仅有”,“深中肯綮的批判精神实在是很可贵的。”有陈先生这样的既具鉴别能力又具较真精神者来指谬,实是词典编写的一大幸事,也是读者、译者、英语学习者的一大幸事。

    从书中摘几例辨析,细品一下,会发现其中的道理不限于几个具体例子,可以说,“此规律也”。

215页关于“热水器”的英译,外研社《汉英词典》(修订版)译作“hot water heater”,夏威夷大学出版的ABC Chinese-English Dictionary也沿袭这个误译。这么译,陈先生评道,“意味着未加热前‘热水器’内必先注入热水[而不是‘凉水’]!宁非啧啧怪事?”——hot water heater这种译法让人觉得heat之前就是“hot water”了。其实,“热水器”的“热”字不应看作形容词,而应看作动词,即“加热”,这个意思已经含在“heat”里了。

280页谈“退货(退钱)”。陈先生评道:“‘退货还钱’[见《汉英词典》(修)],即旧时的‘退货还洋’。就汉英对比而言,则汉语是两项四字,英语往往只需一项两字为已足,此规律也。”“但英语言语实践中常见的表达法,则只着眼于‘还洋’,而置‘退货’于不顾。这种译法,恰恰是任何一种汉英词书所不知的:Money back--”。

310页谈到“兄弟××”的翻译。汉语里的“兄弟城市”,英语里是“sister cities”。陈先生评道:“这从语言心理学上来分析,也许正是上列交大版《汉英大辞典》之所以不但同其他众词典一般见识地以‘brother’译‘兄弟公司’中的‘兄弟’,而且又苦心孤诣、众醉独醒、有头脑地设法摆平:又以‘sister’译‘兄弟公司’中的‘兄弟’,从而标志了汉英词书也有所前进、有所创新的光明前景!这是值得大书特书的进步!

陆谷孙先生序中所言,我全都赞同。他说“我们的辞书批评缺乏的不正是尖利和狠刻的指谬吗?” “有人说,文道忠恕,你陈先生‘忠’些‘诚’些,少点促狭不好吗? ”“ 你要他察而不言,言而不峭,他是做不到的。”“我意中国之大,批评只要切于事理,即便表达方式失之骄暴,学术界的衮衮诸公何以无此雅量听取采纳呢?我意这话也可倒过来说:即便批评切于事理,学术界有雅量听取采纳,表达方式上也可以少一些讽刺挖苦,不必失之骄暴。

具体到这本书,评述可以点到为止,少一些“人有我有,人无我无”“不敢越雷池一步”等词语的重复。这样书也可更简洁浓缩。

 

附:

陆谷孙

汉语大词典出版社嘱我这样的后学为陈忠诚先生的大作作序,不胜惶恐之至。

我之所以终于应命执笔,原因有三。一是陈忠诚先生好指人之谬,且笔锋犀利,有时甚至语气尖刻,我本人就曾多次挨“骂”,因而,恕我实话实说,陈先生在同行中不是最有人缘;每想到他,我头脑中经常出现英文所谓的“lone wolf(孤狼)的形象。但是撇开意气因素不谈,陈忠诚先生深中肯綮的批判精神实在是很可贵的。陈指谬的内容不但大多根据充分,且能发人之覆,直指要害。近几年,新词典出版了不少,但活跃的词典批评却滞后许多,有数的一些评论文章也都是四平八稳的一个模式:先谈成绩,次指缺点,结论:瑕不掩瑜--其实古往今来中外的任何一本词典必然是正确的内容多于谬误,“瑕不掩瑜”云云,实在类乎废话!陈忠诚先生似乎不屑作这类夏虫语冰的八股文章,而是一味追求“刺刀见红”的愉快。据说有人要封杀陈文、陈著,正是出于这一原因。我在遭陈无情恶批时,亦曾感到恼怒和委曲,但跳出自我一想,我们的辞书批评缺乏的不正是尖利和狠刻的指谬吗?有人说,文道忠恕,你陈先生“忠”些“诚”些,少点促狭不好吗?殊不知人的体液、血液和化学组分都是很不一样的。从上一世纪七十年代“文革”后期在上海电影译制厂初识时起(当时合作搞一部《喜马拉雅山科学考察》的英文版外销片,陈是文本翻译之一,我是配音),我就发现陈忠诚先生有一种超常旺盛的表达欲,在这种欲望刺激之下,你要他察而不言,言而不峭,他是做不到的。而在这种欲望受人抑制时,难免不表现出某种偏执。我意中国之大,批评只要切于事理,即便表达方式失之骄暴,学术界的衮衮诸公何以无此雅量听取采纳呢?须知当年美国语言之父Noam Webster在推销他那拼写手册时也是够偏执,够狂热的,亦曾被人责为“虚荣”,亦遭到不少人的厌恶。

原因之二,陈忠诚先生以望八之年,对语言中新出现的词语、引申义、譬喻义、新的语法功能等特别敏感。我接触的同行中人当然有限,然而在这有限的范围内,据我观察判断,纳新如此广泛,又肯下如许工夫者(陈不用电脑,全凭手制卡片)同龄专家中可说绝无仅有。这充分说明陈老先生不但一点不迂拙,甚至在头脑中还活跃着青少年的机敏,胸腔中还跳动着一颗童心。有的老先生--包括我十分尊敬的老师、已故葛传椝先生--对于中国人在英汉词典中收录英语新词、新义、新用法颇多微词,总以稳定性、频用程度和生命力等相诘责,直到看到英美人自己编的辞书收了同样的内容,才悄悄停止讥诮。在辞书纳新这一话语层面上可以对话的同行,我觉得实在不多,作为法学教授的陈忠诚先生却可算一位,我俩在电话上talk shop,一谈可逾一个钟头。

原因之三,陈忠诚先生喜就国内较有影响的辞书挑刺,报刊上越多褒评者,广告文字越不知节制者,越会激发他唐吉诃德式的好斗精神,与此同时却往往放过大众公认问题较多的几种(包括因抄袭闹上法庭而遭败诉的某公作品),对此,我曾觉得不公,问过他何以厚此薄彼。陈的回答是,已经“臭”了的词典不足为患,何劳他作“义务校对”?倒是那些大有来头又被大众认为佳品的东西里隐藏的谬误,危害更大。这观点一方面自有不可辩驳的逻辑性,另一方面也足以说明陈从来不买“来头”之类的账,确实是个平民化的批评家。再有,曾闻人攻讦陈忠诚势利,说他专议国内辞书之短。窃以为此评离谱,中国评家当然以评中国作品为主;更何况据我所知,陈谙英、俄、日等文字,洋人犯错,他-样投书批评,他给美国的World Book词典写信即是一例。

在这篇小序的最后,我想特别提到汉语大词典出版社的徐文堪先生。徐先生不遽因人言而轻信,务实而不务声,将本书列入出书计划,又执谦邀我作序,愧不敢当!谨向徐先生致敬。

更祝陈忠诚先生体健,笔健!

20011月于复旦大学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