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微覩著秋

paths的博客

 
 
 

日志

 
 

我们最好爬到球上去  

2017-07-26 22:18:23|  分类: 幽默技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WE’D BETTER GET ON THE BALL 
A lousy golfer set his ball on the tee, took a swing, missed the ball completely and hit the ground. It so happened there was an anthill on the spot and he killed fifty percent of the ants.
He took another swing, and again missed the ball and struck the anthill. The rest of the ants were all killed except two. These two little creatures looked at each other and said in unison. “If we wish to survive, we’d better get on the ball.”
天有不测风云
一位球技很菜的高尔夫球手,把球放好在球座上,便举杆一挥,一杆子非但没打中球,还把它杵到土里去了。刚巧在那块土中有一个蚂蚁窝,他这一杆,就将那一窝的蚂蚁打死了一半。紧接着鹾球手又挥出第二杆,还是没进步,却又打到了那个蚂蚁窝,剩下的蚂蚁全被敲死了,只有两只得以幸免。这两只劫后余生的小可怜虫相互看了看,异口同声地说:“若想保住这条小命,咱俩最好还是快点儿爬上球吧!”
Get On The Ball 
    An inept golfer once drove his tee shot onto an anthill. After many swings he demolished the anthill, but still had to hit the ball. At this point one of the two ants still alive, it turned to the other and said, "If we're going to survive, we'd better get on the ball. 
爬到球上去
    一个笨拙的高尔夫球手有一次把球赶到了一个蚁堆上。挥了很多杆以后,他摧毁了蚁堆,可仍然没打到球。这时有两只蚂蚁还活着,其中一个对另一个说道:‘咱们要是想活命的话,最好爬到球上去吧!”
英语幽默“WE’D BETTER GET ON THE BALL”这一篇堪称幽默的典范。其措辞、铺垫、渲染、及缓急节奏都恰到好处,笑点出人意料,含蓄浓缩又急煞,展示了高超的幽默技巧。
模范的幽默铺-抬-悬-跌四步及其节奏。第一句铺垫中,用两个逗号和一个“and”连接四个动作:放球-挥杆-击球不中-击中地面,有板有眼、不慌不忙地推进着幽默,边铺边抬。紧紧衔接前一句的“ground(地面)”,用“so happened(刚巧)”顺势自然地引出话题“anthill(蚂蚁窝)”,再一次铺垫,抬中又铺。接着描述二次击球,同样的模式“挥杆-击球不中-击中地面”又一次重复。这是典型的“抬高”,模式的重复,甚至连模式中每一次动作的重复都加强着人们对幽默结局的期待。幽默的致笑能量就在这重复推进的过程中,一层层一级级地积聚起来,越积越多。然后是幽默的“悬”:话题一转,描述两只幸存的小蚂蚁,节奏又放缓。两只小蚂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looked at each other)”,异口同声地说出了一句话。多么从容不迫的幽默推进节奏!最后是急速地“跌”出笑点,一个出人意料令人拍案叫绝的幽默结局。还有什么角度比蚂蚁的这个对话更能嘲笑球手糟糕的技术吗?
再看措辞。“he killed fifty percent of the ants”用“百分之五十”这么精确的数字,很有统计学术语的专业味道。人们知道这种精细是有意为之,就如夸张的运用一样,不可以较真的态度去读。也就是说很少有人挑庛:“谁去数过蚂蚁吗?怎么那么巧,恰好百分之五十?”专业语言的风格和有意地精细也促进了幽默的产生。当人们意识到某种程度的荒唐不谐调时,笑意就已开始在内心里萌芽了。谈到两只幸存的小蚂蚁,用“creature”这么个大词,庄重里透着滑稽,幽默的口吻,跃然纸上。短语“in unison”
《天有不测风云》仍然是一篇不错的幽默,但作为“WE’D BETTER GET ON THE BALL”的汉语译文,添枝加叶、词不达意处就太多了。
先看“菜”字,台湾人或南方人理解可能没太大问题,随着网络的普及,北方人也开始知道它的含义了,但毕竟有不少人不知道,何不用更普通的“差”或“糟”字来译。这本幽默书的发行,面向的不只是台湾或南方读者。“杵到土里”的“杵”字,字典上的定义是“用细长的东西戳或捅”,可以看出用“杵”字来描写打高尔夫球时的挥杆是不合适的,至少方向、速度、力量都不一样。
典型的是“鹾球手”的“鹾”字,过于偏僻,当然对某一特定生活区域的人用其当地方言讲述幽默是合适的,但换了听众就不合适了。有多少人看到这个“鹾”字能不费猜度,立即理解它的停放含义呢?它无疑是理解上的一个疙瘩,应该换用更普通的词。
“紧接着”原文中并没有这个词,实际上也并不紧接。原文在此分段也证明这里有比句号更大的停顿。从幽默技巧上看,此处略作停顿是合适且必要的。停顿使人们有时间更好地消化前面的内容,即第一次的“击而不中,蚂蚁遭难”,也就是留出时间使笑意积聚发酵。这样,待到下面讲述第二次“击而不中”时,人们更能感受出那情形重复的可笑之处。
最后“还是快点儿”原文中也没有。假如英语中,在笑点“get on the ball”之后再加上“quickly”或“as quickly as posible”等词,很明显这些都是笑点之后的赘余,有了它们就分去了人们的注意力,影响了笑点的突出。这里的核心是“爬不爬上球”的问题,而不是爬得“快与慢”的问题。译入汉语,“还是快点儿”应该去掉,以便使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到笑点“爬到球上去”。
“Get On The Ball”一篇与前一英文版相比,逊色很多,难入上等幽默之列。它把能产生幽默的击球动作及其重复,都用“many swings(多次击球)”一语概括,轻描淡写地一带而过。这样就没有了渲染抬高的过程,幽默的能量就没能充分地积聚。
“At this point one of the two ants still alive.”是个只有主语的残句。在这里“still alive”作定语修饰“the two ants”,译成汉语即“两只幸存的蚂蚁中一只”。这一只蚂蚁怎么样或做了什么?没有描述性的谓语部分。可以把下句中的“it”去掉,两句合一就完整了。
《爬到球上去》一篇,作为“Get On The Ball”一篇的翻译,其幽默效果的优劣已由原文注定了。再有一点,就是“把球赶到了”中上“赶”字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与“赶鸭子上架”的“赶”不同,如何把球“赶”到蚁穴上呢?其实,英语中的“drive”是“hit the ball hard(用力击球)”的意思,与“赶”无关。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